发新话题
打印

反复发作抑郁症治疗案例

反复发作抑郁症治疗案例

x某,男,48岁,工人,汉族,已婚,文化程度小学三年。因反复出现发愁、少语、少动症状一个月,总病期3年余于1986年10月17日入院。

  首次发病于1983年元月某天,单位领导在年终总结会上强调职工利用职务之便所得物品要交公,当晚患者即难以入眠,数天后开始长吁短叹,少言寡语,食少纳差,懒动。问其故,答曰:“我有罪”,“我拿过公家的东西”,“我不该吃饭”,“我没本事”,“我不会为人”,“我抢了书 记的权”,“我贪污”,“我乱搞男女关系”。言语缓慢简短,声音低沉。家人劝其就医,患者拒绝。就诊时又对医生历数一遍“罪行”,自称:“该**!”“该枪毙!”愁容满面,带恐惧之色。给予氟哌啶醇治疗,一个半月后,上述表现消失,与病前无异,工作生活学习正常。

  1986年元月第二次发病,无原因发愁少语,少动少食呆坐,自认为有罪,表现同前次,未经治疗,历经一月余自动缓解,生活工作如常。

  第三次发病于1986年9月15日,无原因闷闷不乐,少语寡言,语声低细、语速缓慢,由呆坐到终日卧床,食少纳差,彻夜不眠。同事来探望,即离床下跪叩头,口称“有罪”,“要写检讨”,“该枪毙”,检讨拿了公家的雨衣、木板、压水机、螺丝刀;**中上窜下跳;与邻居姑娘、嫂嫂、婶婶乱搞男女关系;老婆看病的药费他拿去报销等等,要求法办,要求给他吃药死去。并说脑子迟钝不好使,好忘事。近10天来病情加重,卧床少动,进食甚少,有时2-3天不吃饭。未见自杀行为。

  父母两系三代均无神经精神病史。幼年生长发育正常,1956年参加工作,积极肯干,为人忠厚老实,胆小怕事,很少与人交往,但与同事相处和睦,曾连续数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婚后伉俪情深,现有三男二女,无烟酒嗜好。

  体格检查除发现有陈旧性的轻微的周围性面瘫(右)外,其余无阳性发现,无高血压或动脉硬化。

  肝功能、胸透、血常规、心电图、抗链O检查均正常。

  精神检查:患者意识清晰,定向力良好,但对医生身份的判断持怀疑态度,认为自己罪恶多端,医生可能是公 安人员。否认有病,认为不该来医院,而该去监狱,怀疑周围的病人都在谈论他的罪过,在耻笑他的卑劣行径,有一个不认识的人要毒害他。又说自己有肝硬化,有头痛、头晕、耳鸣病。情绪低落,眼泪汪汪地说“活着不如死了好”,拒不进食,多卧床。

  经向单位及家人了解,均称患者为人老实,未发现有生活作风问题。

  用阿咪替林、氟哌啶醇治疗1月,上述表现消失,言行举止表情动作如常。回忆病中体验,称有病时心情先不好,莫名发愁,尔后才认为自己有罪,将坏事往自己头上扣,实际是无中生有。称病时早醒,脑子迟钝,对一切事物不感兴趣,无性的要求,不觉饥饿,所以吃得少,也觉有罪不该吃饭。

  住院巩固治疗66天,一切恢复正常。回家过春节断药三天又患病,表现同前,要求再住院治疗。

  精神检查:意识清晰,语少声低而缓慢,说话有气无力样,表情抑郁,愁眉苦脸,见医生即下跪求饶,称有罪,但保证改正,希望大夫护 士救他,不要逮捕法办,还说家中爱人孩子都被公 安人员枪毙了,多次在耳朵里听到公 安人员说话的声音,自己也不想活了,多次往外冲欲自杀,生活被动,多卧床,进食需人督促照料,食少体瘦,不得已而鼻饲。夜间不用药则不能入睡,且早醒。

  经阿咪替林、氟哌啶醇、氯氮平联合治疗65天,上述症状全部消失,自知力恢复,痊愈出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