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走进边缘人格的世界:混乱与空虚

走进边缘人格的世界:混乱与空虚

作者⊙杰洛.柯雷斯曼、郝尔.史卓斯 译者⊙ 邱约文) y) j; i' c) ?. e" S( `( ]: {% r
4 y9 R& `  b! X, h
「我有时在想,自己是不是被恶魔附身了,」原本在大医院精神科担任社工人员的凯莉说:「我搞不懂自己,只知道这个边缘性人格,逼得我把所有人都排斥在外,因此非常非常的寂寞。」4 V" |$ ~0 p( t6 F
, j& `+ N, @) o
凯莉於1983年诊断出患有边缘性人格疾患,在此之前,她曾接受各式各样心理和生理疾病的治疗,服药、住院,前後共达二十二年。她的病历就像是一本磨损的护照,上面所盖的章,记录了所有她曾「游走过的」精神医学领域。, F/ Z: v" d) l  T1 U0 C
$ N( ?8 B" }/ G0 m0 a
「我在医院进进出出好多年,但从没遇过一位医疗人员能了解我、知道我所经历的是什么样的过程。」
7 L! H6 ~9 p7 z0 Y; j. N9 ~' @4 e: v4 ]7 M5 U1 m
凯莉的父母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就离异了,她九岁以前一直都是由酗酒的母亲抚养,之後进入寄宿学校住了四年。
2 }8 v. G" H) y6 x1 {2 \0 G4 A$ {' {- P- a. A& @+ y+ s2 F
二十一岁时,她因为心情沮丧得无法承受而不得不求医,被诊断为忧郁症而加以治疗。几年之後,她的情绪开始暴起暴落,被诊断为双相情绪障碍症(bipolar disorder,又称为躁郁症〔manic-depression〕)并进行治疗。这段期间,她一再服药过量,好几次还割了自己的手腕。5 }; b. F( L. y2 |

" G! ~* P* e2 k「我割腕,又服下过量的镇定剂、抗忧郁剂,或是任何我正在服用的药,」她回想著说:「那简直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U. o; P$ x1 t0 m+ H7 X

& v  r% {: W. n5 }* d* X  h到了二十五岁左右,她开始有了幻听,并且有严重的被害妄想。这时她第一次住进医院,所得到的诊断是精神分 裂症(schizophrenic)。( s' y8 L6 V: c. o1 ]8 a

4 C% F7 ~2 V0 ?: p之後,凯莉因为胸口剧烈疼痛,在心脏专科住院住了好多次,诊断结果还是与焦虑有关。她曾有过几次暴食和厌食的时期,每次均为时几周,当时她的体重变化可高达三十公斤。0 {! X$ K( `* _* @

: g# Y' u- q& w) |8 W2 ]三十二岁时,她被任职同一家医院的一名医师,以残暴的方式强 暴了。不久之後,她回到学校念书,并与一位女教授发生性关系。四十二岁之前,她病历中满满的诊断,几乎包括了所有可以想到的疾病,例如精神分 裂症、忧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症(躁郁症)、虑病症、焦虑症、厌食症、性功能障碍,以及创伤後压力症候群(在经历了强 暴事件後)。
& A+ t; o4 X) y
! @! Q# T) i# S1 j+ @- k, g尽管有这些心理与生理的问题,凯莉在工作上仍表现得相当优异。虽然她时常换工作,但也完成了社工系的博士学位,还在一所小型的女子学院教过一阵子的书。
- N& m0 [2 ?9 X. F1 I4 R2 n7 S4 ~( A- B. _* Y5 D' \7 o9 a
不过,她在人际关系上却有著严重的问题。「我与男人仅有的几次交往过程中,都遭到性虐-待。有些男人曾经想跟我结婚,但我有很大的心理障碍,没办法忍受肉体的接触和日渐亲密的关系,那会让我想要逃跑。我订过几次婚,但最後都解除婚约。我不能想像自己成为某个人的妻子,那对我来说不切实际。」7 F$ a$ \4 I6 G5 L4 K

8 W% ?2 g/ }3 _* a至於朋友,凯莉说到:「我非常以自我为中心,会将自己的想法、感受、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全都直接说出来,我很难对其他人感到兴趣。」
  l; W5 [1 e! X3 h: ~$ |4 R5 w% e; O2 J# `( L! V2 s; T# a$ ]8 `
经过二十多年的治疗後,凯莉的症状终於在1983年被诊断为边缘性人格疾患。她的行为功能上的障碍,起因於根深蒂固的人格特质,是属於人格或「特质」的疾患,而与先前诊断是为某种精神状态的疾病(state disorder)较无关连。
& S$ K6 c3 E# R% W; _/ `; b
4 D8 d8 H5 t$ C「身为边缘人格者,最难忍受的就是空虚、寂寞,以及强烈的情绪,」她指出:「行为极端到让自己都很困惑,有时候我不晓得自己的感受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是谁。」0 b7 m: m5 Y0 f: p5 ^+ m

, `3 k  [# ]$ }' z: ^6 @当医疗人员终於比较了解凯莉的病情之後,开始采取较为一贯的治疗。药物对急性症状很有帮助,也可以使自我意识不再中断、涣散,但这同时,凯莉也承认药物治疗仍有其局限性。, z1 U; ^2 x0 @4 ?

7 E# O' v: h5 H% X- T5 e. v+ _' c在精神科与其他科医师的协助之下,凯莉了解了自己身体的不适与焦虑有关,因此不再进行不必要的医疗检验、药物治疗和手术。她也开始接受长期的心理治疗,针对的是她依赖的习性,同时也试图稳定她的自我认同与人际关系,而不再是无止尽的急诊治疗。
7 K( _1 L' B7 W0 l6 A8 L# N! v. F  ~3 C- X6 z4 Q
四十六岁的凯莉必须认清,以往那一整套行为模式不足为取。「我不能再选择割腕、吞药或住院来逃避问题;我发誓要活在现实?面对问题。但我得说,现实世界是个恐怖的地方,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做到,或者说,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做。」

TOP

边缘性人格:人格疾患的一种
5 R" Q$ L+ V; ^: J; D. R
- e6 Y% ~9 Y' x+ Q& D6 i9 T凯莉经历了精神医学和生理医学上的各种症状与诊断,这趟混乱的旅程中所夹杂的困惑与失望,正是每位患者与专业人员共同的经验。也许有些人会说,凯莉的故事是极端的特例,但不可否认,此时正有数以千计的男性、女性,在人际关系上、亲密关系上、忧郁与毒瘾等方面,面临著与她相似的问题。如果能早一点正确诊断出凯莉的疾患,也许她就能避免一部份的痛苦与寂寞。; L2 G8 ^& z( i  `9 i
8 l. |1 y5 [* X0 t
边缘人格者因复杂的症状缠身,生活受到严重的干扰,但直到最近,精神科医师才开始了解这项疾病,并加以有效的治疗。什么是「人格疾患」?边缘人格的范畴以何为界?边缘人格与其他疾患有何异同?边缘人格的症状在精神医学的整体架构中如何定位?这些问题对精神医学的专业人员来说都很难回答,特别是这个疾患本身的特性如此捉摸不定、自相矛盾,其精神医学理论上的发展又非常的奇特。& s4 F# G3 Z. H/ k/ T5 o

: d* ^; Z8 ^3 P2 ?& P6 b# [边缘性人格疾患与其他疾患的不同之处,在於边缘人格者所具有的一组根深柢固的人格特质。这些长期形成的特质僵固而不具弹性,导致患者采取不当的思考、行为与应对模式。! k; ]2 n7 G" p6 q
7 F  |: K# ]; q. y4 w
边缘人格是《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所列的十一项人格疾患之一。而人格疾患的症状就是一种人格特质,通常比较持久,要改变也比较缓慢。一般来说,药物对这类疾病的疗效较小,主要的治疗方式是心理治疗,但其他的疗法(包括药物)也可能减轻某些急性症状,像是严重的情绪不安或忧郁等等(参见第7章)。边缘人格或其他人格疾患通常是属於第二阶段的诊断;初步诊断出明显具有某种精神状态之疾患之患者,在针对其行为模式背後的人格特质进行分析後,可能得出人格疾患的次级诊断。# A" B' L" B) |; n
) @- B+ {2 i  f
边缘性人格疾患的临床定义4 d6 z" v+ i3 F3 J# t

! X6 D! }: X! @$ Q6 j下列的诊断标准经采用後证实,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案例中,有效区别出边缘性人格疾患与其他病症的不同〔注17〕。求诊者的症状若符合以下八项标准中的五项或五项以上时,即可诊断为具有边缘性人格疾患:: ^' Q- S& @% H/ Y5 e/ A/ q# ~3 v
% ^3 G! d9 k1 N8 Q$ \3 v
执著於追寻完美的伴侣, h& o+ ]$ x& _6 o# v7 p
标准一:人际关系紧张且不稳定,对人的态度极端而又反覆无常(如对某人的观感从过份理想化转变成鄙视,或是从过度依赖,转而规避或自我孤立),并明显表现出操控他人的企图。
" r  O3 }2 s7 E3 k8 ?# Y3 F; |0 c. ^& |) K' ^! z: `% T
边缘性人格疾患患者之所以有著不稳定的人际关系,与本身无法承受别离而又害怕亲密息息相关。典型的患者是依赖的、黏人的、理想化的,直到爱人、伴侣或朋友开始拒绝或阻挠他们的需求,患者的反弹又成了另一种极端──贬抑对方、抗拒亲密关系,并一昧逃避。患者一方面期望与他人紧密结合、被人照顾,但另一方面,又害怕卷入亲密的关系,而这两种心态间冲突不断。对边缘性人格疾患患者而言,处在亲密的关系?,意味著得抹煞独立的人格,丧失自主性,就好像自己会消失不见了。他们渴望与人亲密,以消弭空虚无聊的情绪,但又恐惧亲密,认为会剥夺自信与独立,於是在渴望和恐惧之间来回摆荡。
  T" y( I4 U# S
( n& Y( o) d: c+ b, g1 d" h当边缘人格患者谈恋爱时,这些内心的感受便戏剧化地转换成激烈的、多变的、有控制欲的交往模式。他们常提出不实际的无理要求,在旁人眼中是被宠坏的人物。他们会以某些手段操控他人,包括抱怨身体不适,或演变成虑病症,表现出无助与虚弱的模样,或是挑衅、自虐等。要胁自杀或作势自残也是常用的手段,意在引起注意,期望获得拯救(参见标准五)。患者也可能以引诱作为操控的手法,目标甚至是原本就知道不适合或不能成为伴侣的对象,例如治疗师或神职人员等等。
7 L# u" N% S/ V; N9 J8 l* p
) J; }% b7 {- V. J虽然边缘性人格疾患的患者非常敏感,但对人却缺乏真正的同理心。患者在碰到老师、同事、治疗师等等的熟人时,若场合与以往不同,就可能不知所措,这是因为他们很难想像对方拥有另外的生活。再者,他们无法理解治疗师的生活中有些层面是与他们无关的,对此,患者的反应可能极端到心生嫉妒的程度,若遇到了治疗师其他的患者,也会变成他们嫉妒的对象。7 W. U1 @! h& O

; A7 n  D  q) J边缘性人格疾患的患者缺乏「客体恒常」(object constancy)的概念,也就是说,患者无法理解每个人虽然都是复杂的个体,依然可以以一贯的态度来对待。边缘性人格疾患患者与他人相处时,根据的是最近一次接触的经验来决定应对的态度,而不像一般人之间的交往,是随时间累积的过程,交情是奠基在更广的基础上,且每次都以一贯的态度应对。由於边缘人格者每一回对待同一个人时,总是把对方当成刚刚结识的人,因此对对方的观感常常改变。
) V1 U, f0 F9 }- j; ?4 ^7 s, ~! r, R& R; i+ |+ o
边缘人格者总是专注於事情的片面,而无法看到事情的全部;不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也无法观察到自己的行为模式,因此一再重覆对自己有害的感情模式。譬如说,典型的女性患者会回到施虐的前夫身边,再度受其凌虐;男性患者交往的通常也是不合适的对象,而这些女性又具有相似的特质,於是施虐与受虐的关系一再重演。+ j* L; Q5 b; R# P

3 }8 a4 _9 L) W: R! E  a边缘性人格疾患患者不断地追寻,想要找到一个完美的保护人,能对自己全心付出、寸步不离。但在寻觅之後所找到的伴侣,通常具有与自己互补的病症,两人均不能察觉双方将对彼此造成的伤害。以蜜雪儿与马克为例,她渴望从男人身上找到保护与慰藉,而他正好展现出充满雄性的自信,虽然马克的自信底下深藏著强烈的不安全感,但表面上,却完美地符合了蜜雪儿的需求。一方面,蜜雪儿需要马克扮演保护她的白衣骑士,另一方面,马克也需要蜜雪儿继续无助下去,依赖他的施予。不久,两人都辜负了对方的期待,无法扮演好互相指定的角色。马克出於自恋的情结,不能忍受挑战与失败所造成的创伤,为了掩饰自己的挫折感,便开始酗酒并对蜜雪儿施暴。蜜雪儿禁锢在马克的控制之下,又惊又怒,但当她看出马克真实懦弱的一面时,却也不免惶恐。种种的不满,衍生出更多的挑衅与冲突。
- o1 Z6 m5 H7 D: s
$ a3 S: \$ a6 a6 b6 u; K  `边缘性人格疾患的患者厌恶自己,也怀疑别人关怀自己的诚意。以山姆这位二十一岁的大学生为例,他在接受治疗时强调:「我需要有个对象约会。」山姆是一名有魅力的男人,但在人际关系上却有严重的问题,他总是追求那些不该成为伴侣的女性,这一点很符合典型的边缘性人格疾患。但当对方接纳他的求爱时,他却又立刻鄙弃对方,认为不再是值得追求的对象。
7 w) M9 e; Z6 Q0 V. @2 P, p& n( z9 u& U3 A& l9 J
这种种的特质,使得边缘人格者与人交往时,很难达到真正的亲密。就像凯莉自己所描述的一样:「有些男人曾经想跟我结婚,但我有很大的心理障碍,没办法忍受肉体的接触和日渐亲密的关系。」边缘性人格疾患的患者似乎无法培养充分的自信,因此不能以健康的方式倚靠他人,反而是以自暴自弃的方式形成依赖。而为了达到自我认同的圆***满,老是渴望与另一个人结合,想要与其成为灵魂的连体婴,在这样一个需索无度的依赖关系?,分享的真义却被牺牲了。

TOP

冲动型人格特质$ x( M0 P* ?4 L1 i/ T( v  K) H
标准二:冲动下作出可能有害自己的行为;例如药物滥用、性滥交、赌博、偷窃、过度花费、过量饮食、厌食症或暴食症等。
' B7 p8 ^( k( B! _) M7 ]
- I- q9 t* U" d* d边缘人格患者的行为可能出其不意并且互相矛盾,这是因为他们的行为通常导因於短暂而强烈的感受──反映的是独立而互不连结的瞬间经验。当下这一刻是独立存在的,与过去的经验无关,也与未来的展望无关。对患者来说,没有所谓的历史模式、一贯性或可预测性这类的概念,因此他们会一再地重蹈覆辙。" e1 K4 m# n) F1 d, P

" L5 T1 }+ M. [/ e2 v9 R! D! L, b讽刺的是,边缘人格患者的心理状态,是一九六O年代的人所想要追求,却又无法时时刻刻保持的精神境界──「活在当下」。但对边缘人格患者而言,是无法离开「当下」这个状态的,甚至不能抽离出来、短暂地作一番回顾与展望。现实,就好比墨西哥诗人帕斯(Octavio Paz)所称,是「无止尽的现在」:是「一座阶梯,既不往上也不往下,我们动弹不得,今天是今天,永远是今天。」
  Z) `0 }) V1 L; e( v
+ P( i1 |  T7 ]& |0 Z7 U1 l边缘人格患者的耐心有限,需求总是非立即获得满足不可,这样的特质可能与相关於其他病症特徵的行为模式有关:激-情所产生的挫折感,可能突然引爆冲突与愤怒 (标准一);情绪暴起暴落(标准三)的结果可能引发口角;不当的震怒(标准四),可能是由於无法控制冲动;自毁或自残的行为(标准五),也许肇因於边缘人格者内心的挫折。患者常以滥用药物或酗酒等这类的冲动,对抗寂寞的情绪与遭人遗弃的感受。+ x" @: w4 |: t: P) T" W
# c; p' x) ]( e" K
三十一岁的乔艾丝经历了离婚及丈夫再婚之後,酗酒的问题便愈来愈严重,虽然她本身很有魅力,也很有才华,但却怠忽工作,待在酒吧的时间愈来愈长,她之後回忆:「那时我简直把『逃避现实』当成了工作。」当孤独的痛苦和被人抛弃的感受扩大到不能承受的时候,她便以酒精来麻醉自己,有时也会找个男人带回家过夜。就像其他边缘人格的案例一样,她在酗酒与纵欲之後,会因罪恶感而自我挞伐,进而认为被丈夫遗弃是自己罪有应得。痛苦的感受又让她陷入了恶性循环,之後必须更加惩罚自己的一文不值,结果是,自毁性的成瘾行为,不仅是用来逃避痛苦的方法,也成了惩罚自己罪过的工具。/ p- d0 `. J: a1 t! W
7 Y1 |  P6 F+ h6 x8 C) L, L9 A
情绪彻底的转变
" {5 n; t. e# ~7 D5 ?, ^标准三:情绪不稳定:心情起伏显著,突然变为沮丧、易怒、焦虑;持续的时间通常不超过几个小时,很少有超过几天的情形。
+ l/ S* E$ e, D+ E6 c( j
  `, U0 m8 Q% x( e边缘人格患者的情绪经常莫名其妙地转变,过程为时甚短,常常只有几个小时。他们的情绪基础通常并不是平静的、自制的,比较常见的状况要不是过於亢奋、无法自制,要不就是处在悲观的、讥讽的、抑郁的情境中。( g5 U/ M/ F( o8 j# x* h
1 N; f) s4 a) }  F5 |% Z
被激怒的牛
/ `, p7 S: D9 c6 [4 ^标准四:不当的震怒,无法控制怒气,例如经常脾气暴躁、持续愤怒、不时与人起肢体冲突。' n0 x$ ~+ D' B! v
$ I. T$ i. v& l9 a
边缘人格者突发的愤怒不仅出人意料,也令人恐惧。一点点不顺心都能让患者怒气冲天。家庭争执可能严重到拿著菜刀互相追逐,气得乱砸盘子也是典型的发泄方式。患者可能因一件特定(且常是无足轻重)的事而被冒犯,但熊熊怒火所燃烧的,其实是他们在害怕失望、害怕遭人遗弃的心态下,蓄积已久的恐惧。
1 r) f/ c+ P/ n9 y0 E# s. M
  L4 Q0 x5 @& a3 L; V7 S* q患者的愤怒如此强烈,经常濒临暴发的边缘,因此生气的对象通常是自己最亲近的人──配偶、子女、父母。事实上,他们的愤怒也许是求助的哀号,或是在测试别人对他们的忠诚,也或许是出自於对亲密关系的恐惧──不论愤怒背後的原因是什么,患者反而将自己最需要的人愈推愈远。那些受到如此对待却没有离患者而去的配偶、朋友、恋人或亲人,也许是能够谅解、具有无限的耐心,但可能本身也患有精神疾病。面对时时可能暴发的怒气,亲友很难对患者产生同理心,若想共渡难关、改善彼此的关系,必须运用所有可以得到的资源(参见第8章)。- S# {% s( d* m0 M8 g

* C, Q; c+ C& o2 Q* e0 D. ~- g患者也会将愤怒带到治疗的情境中,精神科医师和其他心理卫生专业人员便成了出气的对象。拿凯莉来说,她就常常对治疗师大发脾气,用尽方法不断地测试治疗师的承诺,看看他是否真会在治疗过程中一路陪伴她。这样的状况使医病关系变得不稳定(参见第7章),有许多治疗师因此被 迫中断对病患的诊治。因此大部份的治疗师会尽可能限 制自己正在治疗的边缘人格者人数。& \% f0 N& F, \  ?# R
, {' K4 x2 h3 h8 w- k7 C/ L
乞求帮助
4 T5 ^7 |8 H2 J! _标准五:重覆有自杀的举动或以自杀要胁,或者一再发生自残的行为。7 R  F: r) p/ y) r: ^& h

5 x. @& ~/ ~9 w- K7 @& L% x9 v以自杀威胁或采取自杀的行动是边缘人格的特徵──这反映了边缘人格者极度忧郁、无助的倾向,以及具有控制他人的欲望。患者频频扬言自杀,或故作自杀状,目的并不是真的求死,而是一种对痛苦的表达,期望他人加以拯救。不幸的是,一再重覆自杀的举动只会带来反效果──当其他人觉得厌倦而不再回应时,可能迫使患者以更激烈的方式尝试自杀。自杀的行为是边缘人格者的亲属与治疗师最难以因应的状况:提出来与患者讨论,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对峙,徒劳无功;但故意不加以理会,患者最後可能真的自杀成功(参见第6至第8章)。
) v2 e: u' j4 p1 h
* l: D" V7 C0 I5 p+ v, C/ n5 f0 W+ \除非已确定患者是精神病患,否则自伤是属於边缘人格者特有的症状。在所有心理疾患中,自伤与边缘人格最为相关,患者可能在自己的生殖器、四肢、躯干上造成伤痕。有自伤倾向的边缘人格者,他们的身体就好比一张地图,身上的伤疤就是自己在地图上标示的记号。常见的工具包括剃刀、剪刀、指甲和点燃的菸头;患者也可能以嗑药、酗酒或暴食作为伤害自己的方法。
/ c& d% i, C( S6 E$ R- x" G( ~4 F2 s; k) Y. E7 Z9 f: D
刚开始时,自伤常只是一股想要惩罚自己的冲动,但久而久之,可能演变为精心的仪式。这类案例中,边缘人格者可能小心翼翼,只在衣服覆盖得到的地方留下伤疤──这正显示了边缘患者强烈的矛盾性,不由自主想以夸张的手法惩罚自我,但又细心地掩盖抑郁的证明。) R% F$ h/ O8 w3 `; p  F' I
% e" o9 _( c# e
有时候患者是以比较不直接的方式惩罚自己。边缘人格者可能一再成为「疑似意外」的受害人,也可能常常挑起斗殴。在这样的事件中,边缘人格者不觉得自己要负直接的责任,认为是情况使然,是别人而不是他诉诸暴力。
. J+ N9 r/ a+ d" S; O- O0 @
8 \5 a/ `; T1 E6 W, f举例来说,当亨利与女友分手时,他怪罪他的父母,认为他们对他不够支持,对女友又不够友善。当女友结束这段六年的感情时,他等於是被人抛弃了。二十八岁的年纪,偶而去父亲的办公室上班,所住的公寓还得由父母负担房租。早年的时候,他曾经想要自杀,但最後又决定不要「称了父母的心意」,转而从事危险的活动。他出过无数次车祸,其中几次还是酒醉驾车,就算被吊销了驾照还是照开不误。他经常出入酒吧,有时在那?挑衅比他壮硕的男子打架。亨利很清楚自己有这些自毁性的举动,有时还希望「自己能在哪次就死了算了」。- x, w* i% x( d' [0 i% q

# e' }( K4 ^. g以上这些戏剧化的自毁行为和威胁,可从几方面来解释原因。自我加诸於肉体的痛苦,可能反映出边缘人格者需要有所感觉,想要从麻木的束缚中挣脱。边缘人格者把自己放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透明罩?,不仅要保护自己的情绪不受外界影响而痛苦,也把自己对真实世界的感知给阻绝了,肉体的疼痛在此时成了与自己的存在唯一的连结。然而,加诸於自己的疼痛,常常不足以强烈到能跨越这道阻隔(虽然流出的血与形成的伤口,能让患者著了迷似地观察许久),这时候,患者的挫折感将驱使自己更频繁地去感受肉体的痛楚。
( F; l( `3 i" V" Y加诸於肉体的疼痛,也可以转移患者的注意力,不去理会自己受到的其他型式的折磨。有位患者在感到寂寞或恐惧时,会割自己不同的身体部位,藉此「不去想」自己的孤独。另一位患者则是当压力引发偏头痛时,撞自己的头。
5 p4 ]( P( \% D0 ~# k+ {( l& X; m' H9 e' F0 L
自我伤害的行为也被当成是为自己的罪恶赎罪。有位男士将婚姻破裂完全归咎於自己的错,感到罪恶感时,他会不停地喝他所厌恶的琴酒,直到呕吐为止。唯有在他承受过这种不舒服和羞辱之後,他才觉得自己已赎了罪,能够回复日常的作息。
9 Q3 [: }9 c! H: u' M% J  d8 z  f- B& X
边缘人格者可能认为自己的某些举动有失控的危险,便以疼痛和有害自己的方式来制止这些举动。一位青少年就将自己的手和阴 茎割伤,为的是要打消想自 慰的念头,自 慰在他看来令人作呕,希望疼痛的记忆,能防止自己继续沉迷於这个令他矛盾的行为。$ V( J. |& ~" R& \' H* X4 u

" P3 M3 F/ S7 [( U# a6 E冲动下采取伤害自己的行为(或威胁要伤害自己),可能其实是要惩罚别人,且通常是亲近的人。有位女性边缘人格者,不断地向男友描述她与其他人性滥交的情节(通常牵涉到被 虐和卑微的仪式),而她总是在生男友的气、想惩罚他时,出现与他人性滥交的行为。% r& X" [; Y# @! Y8 R$ ^; F3 @
2 T, P# u1 j1 `6 S, J0 B8 h: R3 _
最後,患者也可能是想要控制他人,因此作出伤害自己的行为来博取同情或被人拯救。有位女性患者在与男友争吵过後,一再在他面前割腕,强迫他帮忙寻求医疗的救助。
+ X3 I5 ~6 B, \4 ]
- R  R  Q7 {- b! |' e" |许多边缘人格者表示,自伤时并不会感到疼痛,甚至说在自残之後产生了平静而愉悦的感觉。要伤害自己之前,他们情绪上也许有极大的压力,或是无法承受的忧伤,但事後则有焦虑解除後的解脱感。
' \4 Y! j9 d. F2 x$ J1 D6 X$ b) D$ z& N9 @1 H! E8 I; n; Z
之所以产生解脱的感受,可能有心理上或生理上的原因。内科医师很早就发现,在受到严重的生理创伤如战争受伤後,伤者可能意外地平静,尽管尚未进行医疗,却好像自然而然被麻醉了。有些专家推论,身体在这段期间,会释放出如脑内啡(endorphins)的天然物质,有助於自行治疗疼痛。

TOP

我是谁?' g; T$ S/ Z4 m* P  p
标准六:在自我认同上持续有著明显的困扰,以下项目中至少有两项自我定位不明确:自我形象、性别取向、长期目标或职业选择、喜好交往的朋友类型、价值偏好。
1 z. g2 T) e2 r+ }
- Q. C* a% X  {8 q/ R边缘人格者缺乏一贯的自我认同感,就像他们对他人也没有一致的观感一样。边缘人格者不认为自己具有某种程度的聪明、魅力、敏感等特质,反而觉得这些特质是相对的,是必须不断与他人比较之下赢得的。比方说,患者可能只有在参加了正式的智商测验後,才会根据成绩认定自己是聪明的,但到了第二天,当他犯了一件「傻瓜才会犯的错」,他便会改变看法,认为自己很「愚蠢」。又比方说,女性边缘人格者可能认为自己很有吸引力,直到患者看到了一位她认为比自己更漂亮的女性,那时她又会觉得自己很丑。
2 G9 v* E' d" V& J0 H8 g! y# s3 W7 T9 Q
对边缘人格者而言,身份定位的等级可连成一条曲线,个人的价值是以自己今天的角色(以及做了什么)来决定的,与之前自己的一切没什么关联。患者不容许自己在获得某项荣誉之後有所休息,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薛西弗斯(Sisyphus)一样,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巨石滚上山坡、一次又一次地证明自己。唯有在别人脑海中造成深刻的印象,自己才能获得尊严;因此患者是否喜欢自己,先要看他是否能取悦别人。
5 {% N6 Z' y3 k
- H7 V0 e2 |- ]/ V边缘人格者之所以挣扎著要建立稳定的自我定位,与他们自觉虚伪的强烈感受有关──他们总认为自己在「装腔作势」。大部份的人在某些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觉,例如,某个人开始新的工作时,试图要表现出一副知识丰富、自信满满的样子。当熟悉了整个工作架构、工作愈来愈得心应手後,则不需再装模作样,也产生了真正的自信。就像冯内果(Kurt Vonnegut)说的一样:「我们都是伪装出来的。」& j: I. }5 j. T; b
' _6 u& |. E1 B( Q! }7 S9 M3 Z
但边缘人格者不曾达到这样的阶段,始终认为自己虚有其表,因此也很害怕迟早会被人发现,尤其当边缘人格者获得了某种成就时,这样的想法会浮现,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格,名实不符。
! p" y; u* N3 C! x! X
5 z. z# r' \% y" a8 h8 F  L9 w患者长期虚假的感觉可能源自童年时期。本书第三章的探讨指出,患者幼年尚未发展出边缘人格之前,就觉得自己不真实,其原因包括各种环境的因素──遭受暴力或性虐-待、幼年时就被 迫担起成 人的角色,或者必须角色替换,负责照顾生病的父母。另一种极端则是,患者人格成熟的过程受到阻挠,与父母分离并形成独立人格的这个过程受到打击,而就算早已过了与父母分离的适当年龄,患者仍然卡在一个依赖他人的角色?。在这些情况下,边缘人格者从未发展出独立的自我,仍然「扮演」著别人指定他的角色。患者担心,若扮演失败了将会受到惩罚,但若成功了,又会被揭穿是个骗子,受人羞辱。
- K6 @' g* A4 w7 g( Y: b0 M! k9 \1 \; M) Z: K3 c
不切实际地想达到完美,也是边缘人格模式的一部份。举例来说,有厌食症状的边缘人格者可能想尽办法保持体重轻盈,如果体重小小地变动了一磅也会惊慌不已,却不认为自己对维持体重的期望不切实际。患者认为自己是不变的,并不是处在不断改变的动态之中;所以当僵固的自我形象有了任何改变时,患者都会觉得事态严重。
3 n* ^7 h1 E! k+ `6 T, Z) A3 [! G1 Z! c' B7 [7 X4 m" ^* K
然而,边缘人格者也可能以完全相反的方式获得满足,包括经常换工作、职业、目标、朋友,有时甚至经常转换性别或性向。患者希望藉由改变外在的环境,或是彻底改变生活方式,来获得内心的满足。所谓「中年危机」或是「男性更年期」的例子,代表的是一种极力的尝试,为的是要逃避对死亡的恐惧,或者是要处理对生命中的选择所感到的不满。希望被人接纳并找到归属感的青少年边缘人格者,可能时常更换身边的死党──从运动健将到萎靡不振之人,从用功的学生到另类的怪人。对边缘人格者来说,甚至性别也是他们困惑的来源。
9 I1 Q" S8 z9 _) F3 N0 Z( K9 K7 i
崇拜团体保证无条件地接纳、有著结构化的组织、提供认同的界定,因此对边缘人格患者来说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当个人的自我定位与价值系统与团体的认同与价值相结合时,团体领导人就取得了无上的权力──权力之高,足以说服信徒效法他的行径,甚至走向死亡。1978年圭亚那琼氏镇集体自杀事件(Jonestown Massacre)就是一个例子。2 p  y/ \0 X  |8 |9 D" l
$ {" f8 ?4 G; P- K
「集体自杀」的现象──尤其是发生在年轻人当中──可能反映了在形成自我认同的过程上有缺陷。当名人自杀後,自杀率通常会突然升高。在自我认同较不稳固的青少年身上,也可能发现同样的趋势:他们容易受有自杀倾向的同侪领袖的影响,或是受到同一地区其他有自杀倾向的青少年团体的影响。: q) V: S9 Y# l( n* R

; P$ j" f+ u4 `! d永远盛不满的半瓶水
& C6 I6 e  n; Q* F4 M标准七:长期感觉空虚与无聊。
1 @8 C; K% F: W
2 O7 k- H/ j. U边缘人格者由於缺乏核心的自我认同感,特别难以忍受孤独,因此想方设法填满内心的「空洞」。根据许多边缘人格者的描述,他们的感受就好像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 , 1904~1991)在《A Sort of Life》中所描述的一种肉体上的感受:「脑袋?无聊的感受,像是汽球一样愈胀愈大,在头颅?形成一股压力;有时候我很害怕,一旦汽球爆裂,我也将失去理智。」
, h4 y0 g$ c3 F! @% S6 |9 ]- d% e) t0 q( g& F  O) P7 \8 |; k
当然,有许多作者将空虚和无聊,标示为二十世纪的问题本质,我们并不想对心理学理论上的分歧多作深究,在这?仅要指出的是,边缘人格者想找寻减轻无聊的方法,结果在冲动之下,染上对自己有害的习性,或陷入令人失望的人际关系。从许多方面来说,患者找寻新关系或新经验的理由,并不积极,而只是消极地想逃避空虚的感受,著实活出了沙特、卡谬和其他哲学家笔下存在主义人物的命运。( N8 L% U* W4 a' S  g: \
& P' _  Y1 q+ N& ]: p' e4 _4 G
边缘人格者经常对自己的存在感到焦虑不安,这可能是治疗上最大的障碍,因为会破坏患者想要康复的动机。从焦虑这个核心的感受向外幅射,形成了许多边缘人格其他的特质。
: A$ g% u: R9 c: x要回应永无止尽的空虚,自杀在患者看来可能便成了唯一理性的方式。由於患者需要填补空虚和排解无聊,产生了暴怒与有害自己的冲动行为(尤其是嗑药);患者的情绪也反覆无常、大起大落,为的就是要激起强烈的感受。
: E4 w9 a( h) y7 @( I
' [# ]+ F' J  a/ k「他人对我采取了行动,所以我真的存在」
2 B: ?5 i4 H) i; Q3 E, j" E标准八:不论是真的会被人抛弃还是纯属想像,想尽办法要避免被人抛弃。
( j( C6 z9 t2 r* k) y
. Q. ?, p; `9 [就像婴孩无法分辨母亲是暂时离开了还是永远消失了,短暂的独处在边缘人格者感觉上,就像自己永远被孤立一般。因此,当患者遭重要的人离弃,或预期将被人抛弃时,会产生严重的忧郁,之後会对这个世界感到愤怒(或者对身旁任何人生气),认为是别人剥夺了自己最基本的需求。
4 E7 S5 c% @7 M
8 g9 V0 P* ^* t* ~% x3 V尤其是当边缘人格者独自一个人时,会对自己的存在失去感觉,觉得好像一切都不真实。他们不认同笛卡儿「我思,故我在」的存在原则,而是以另一种哲学生活,类似於「他人对我采取了行动,所以我真的存在」(Others act upon me, therefore I am.)。8 q! k' F5 @: N0 x$ e
( H3 ]6 H- j& J3 m9 B( F3 ^
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曾写到,「只有能忍受孤寂的人才能战胜寂寞」。由於边缘人格者难以忍受孤独,他们在精神上受困於强烈的寂寞,唯一解脱的方法就是身旁有人陪伴,所以常常跑到单身酒吧或人群聚集的地方,就像「寻找顾巴先生」中的泰瑞莎.唐一样,边缘人格者也经历了与泰瑞莎类似的失望,甚至是暴力。% ]- E; K7 V+ v; K& t. g

3 G# C; k1 y9 g/ X我们大部份人都渴望独处,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回顾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记忆和事物──独处是个能让我们接触自己、再度发现自己的机会。约翰?厄普戴克(John Updike)在《人头马》(The Centaur)中曾这么描写:「一个空房间?,四面墙就是镜子,将我们对自我的感知,不断地复制、再复制。」
" b0 Y: e' }/ h+ u& t$ c. w9 Q0 F& {
边缘人格者自我的感知非常微弱,在那房间中看不见镜子映出的自己。孤独使他们又回想起小时候,面临著可能会被父母抛弃的恐惧:谁来照顾我?就像无数的情歌所描写的一般,只有当想像中的爱人前来解救,才能解除孤独的痛苦。
& i4 Y' v! C5 a6 e0 }# Q
) u% Q( t# E3 {- Q# `% w! X除了这八项定义边缘性人格疾患的标准以外,甘德逊也提出了第九项标准──短暂的精神病发作(brief psychotic experiences。编注:此书於1-9-8-9年出版,当时《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尚未出版,所以作者参照的是第三版,也就还没有将第九项标准纳入诊断)。当边缘人格者面对极大的压力,或是处於非常混乱的情况时,可能有短暂性的精神异常(psychotic)。例如,精神科医师有时在传统的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疗程中,观察到患者精神病发的症状。古典精神分析的疗程,就是在一个没有系统的架构上,靠著自***由联想来发掘患者过去的精神创伤。吸毒也可能引发精神异常。与精神分 裂症、躁症(mania)、精神病性忧郁症(psychotic depression)、或器质性精神疾病?毒瘾症(organic/drug illnesses)等其他精神疾患的患者不同,边缘人格者的精神病发通常为时很短,与平时的状况极为不同,此外,精神病发对边缘人格病患而言,是较为激烈恐怖的经验。边缘人格者最常见的精神异常是虚幻的感受和妄想的错乱。
. A3 p$ Q4 r* u3 y1 R) c6 T7 }. C' u' u3 C( e' J7 i+ h5 g  N
心理卫生专业人员确实认为,边缘性人格疾患已是美国常见的精神性疾患之一。专业医疗人员必须要能辨别边缘人格的特徵,以期有效医治人数众多的病患。非专业人员也必须能辨识这些特徵,才能对那些与自己共享生活的亲友有更多的了解。

TOP

边缘性人格好痛苦啊,我国现在正在经历这种痛苦的患者的比例是多少啊?

TOP

蛮高的,临床上诊断出来的倒是不多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