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
发新话题
打印

心理學家也瘋狂

心理學家也瘋狂

心理學家也瘋狂
心理學家該不該開藥物的處方?對此,他們的內心也十分焦慮。  



撰文╱索拉斯(Christine Soares)
翻譯/潘震澤


  
今年3月,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立法機構通過了一項法案,允許心理學家開立精神藥物的處方,其目的在讓民眾更容易受到精神健康的照護。該州的做法為全美所首創,也得到美國心理學協會(APA)的支持;該協會認為,以心理學家在健康照護所扮演的角色來說,賦予處方權是合理的延伸。不過,包括美國醫學會在內的一些有力團體,卻群起反對這種說法;他們還得到意外的支持者:心理學家本身。有些心理學家認為這項做法太過基進,並且擔心最有可能的受害者就是心理學本身。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心理學者戴維森說:「我擔心的是,美國大眾將不接受沒有受過醫學訓練的人,可以合法開立藥物的處方。」

APA花了超過100萬美元,幫忙各州的心理協會推動及遊說處方權(RxP)的立法。由APA背書的版本,是讓博士層級的心理學家接受300個小時神經科學、生理學及藥理學的課程講授,加上四個月在醫生指導下治療100位病人的訓練,然後授予執照,他們就可以獨立開立精神藥物的處方。但批評者指出,與其他擁有處方權的精神科醫師或執業護士至少都有六年的醫學教育及臨床經驗相比,這樣的訓練根本不夠。

無論是戴維森,或是多數其他反對處方權的人士,都不懷疑藥物具有的效用;他們反對最力的觀念是:把心理學轉變成開立藥方的一門職業。

心理學這門學問,長久以來就處於辛苦掙扎的景況,嘗試證明精神、情緒及行為可以根據觀察及經驗加以研究。戴維森說,過去10年來,心理學已有「讓人興奮的進展」,證實了許多心理治療的介入,及其背後所根據的社會心理–行為模型是合宜的。美國夏威夷大學的海碧解釋道:「在這個時候拋棄心理學或是投向醫學,都是不當的時機。」她目前是美國應用及預防心理學協會的會長,該協會擁有1000名會員,對於心理學的醫學化表示關切。至於臨床心理科學學會(SSCP)會長、艾茉利大學的利連菲爾德也提出不同意的看法:「APA的優先考量應該在於確定:開業心理師給予病人的治療,根據的是現有的最佳心理科學。」

處方權的反對者所擔心的,不只是在本質上對心理學造成背叛,他們還害怕這個做法將顛覆自己心愛的科學。他們相信,一旦處方權成了常態,生物醫學的訓練要求也就不可避免地滲入心理學的學程,遭到犧牲的則是傳統的心理學及方法學。利連菲爾德認為,目前許多臨床心理學家對於研究設計及評估等基本功夫,已經沒有受到足夠的訓練。

處方權的反對者指控APA沒有取得這一行的充分支持,就將處方權的做法擺上了檯面。擁有300名會員的SSCP是APA下屬團體中,唯一對處方權採取正式反對立場的。

APA在今年8月舉行的大會中,將針對處方權安排30分鐘的辯論;但其主事者相信,他們的處方權政策已經獲得了多數人的支持。APA的會長、史丹佛大學的辛巴度評論道:「除了一些表達不同意見的少數分子外,我們並沒有從會員那兒聽到大幅的反對。」

由於處方權在美國的一個州已經是既成事實,反對者承認可能為時已晚。但為了喚醒同行的注意,他們仍在今年6月9日美國心理學學會(APS)的年會中,舉辦了一場反對處方權的研討會。雖然APA的會員有一半是開業的心理師,但擁有1萬5000名會員的APS則以學術界及研究單位的成員為主。APS對於處方權不作任何表態,也拒絕對此爭議表示意見。根據該學會一位發言人的說法,這項爭議主要與開業心理師有關,因此APS不適合表達意見。

對此感到失望的戴維森反駁說:「天啊,他們真是大錯特錯!如果他們看不出這個問題對於心理學這門科學及教育的關係的話,他們可真是逃避現實的縮頭烏龜了。」

【本文轉載自2002年8月號】

心理學戰線

■除了新墨西哥州之外,今年美國還有四個州正在考慮心理學家處方權的立法;這四州分別是喬治亞州、夏威夷州、伊利諾州及田納西州。
■過去10年,美國已有14個州的立法機構考慮過這項法案。
■一共有31個州的心理協會,為了推動及遊說處方權的立法,設有特別的工作小組。
■1998年,關島給予心理學家有限度的處方權。
■1991~97年間,在美國國防部的精神藥理學示範計畫中,有項2~4年的訓練課程,一共產生了10位可以開立處方的軍方心理師。

TOP

感谢楼主的分享。。。。
     这让我想起当年选择导师和研究方向的时候,老师打击说,没有医学背景选择临床和治疗方向,以后的工作会很尴尬的。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在心理科实习曾遇到的一位老师,是北大毕业的(和王登峰是同班同学),在科里只能做测验工作。。。。
     处方权的确是心理学背景的我们在实践中一个很难跨越门槛(即便是医学专业考起来也很难,而没有医学背景根本就没有资格报考)。如果用药,当然必须要有处方权的。在我国,心理科医生大多不会采用系统的心理治疗,使用药物较之心理治疗的收益的确是即省时省力又回报丰厚,我觉得这至少是原因之一。如果心理治疗者同时使用药物,会有怎样的选择,会不会变成现在的心理科医生呢?
    呵呵,也许杞人忧天,跑题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我不知道别心理学专业学生有此感触没!~
学心理学,学到后来发现需要学的越来越多,如果你做心理医生,学点医学似乎好点,学认知,似乎生物医学也要学点。而国外的心理学家或者这个专业的人,他们的学科背景是比较丰富的,因为视野的开阔,在交叉学科里更容易取得成绩,个人感觉。

TOP

在国外,心理咨询师有处方权还好,要是中国的心理咨询师也能够开精神类药品,想想都觉得恐怖哦。

TOP

看完觉得很恐怖!唉,所谓医生啊!

TOP

看了我有点毛骨悚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TOP

有处方权不乱用需要太高的职业操守了。美国心理界反药物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但还是挡不住各种利益关系的推动。纽约时报畅销书Manufacturing Depression就是一个Therapist在他自己亲身被开药治疗的过程中以内行外行兼具的身份观察研究当代开药问题的一本好书。但是短时间内,看不出任何确实有效的办法,只能靠大家提高意识,谨慎选择。

TOP

这是心理学界的发展的必然趋势,谁也阻挡不了的。

TOP

美国心理协会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人家的心理学家名符其实。而国内的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拥有精神药物的处方权自不必说,但大 陆的心理咨询师却大多为未受过专业训练的“半路出家”者,几乎没有心理学理论学习的背景,如何能让其像正规的精神科医生一样去形势处方权呢?
国内心理咨询师的准入门槛过低,导致心理咨询师的资质证书漫天飞,着实令心理学家门无言以对……
心安草

TOP

同意。国外可行,国内堪忧。

TOP

 11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