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湖南省阿片类物质滥用的流行病学调查Ⅱ

湖南省阿片类物质滥用的流行病学调查Ⅱ

湖南省阿片类物质滥用的流行病学调查Ⅱ


苏中华 谌红献 周旭辉 郝 伟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7年第3期



  【摘 要】目的:了解湖南省6地区阿片类物质滥用的类型、方式、首次滥用年龄、原因和滥用者的人口学特征。方法:采用整群抽样,入户调查与线索调查相结合的方法,对在68 192名15岁~50岁社区普通居民中筛查出的370例阿片类物质滥用者的毒品滥用模式进行调查,并分析滥用者的人口学特征。结果:约95%的阿片类滥用者吸食海洛因,有少量滥用者用度冷丁和美沙酮;烫吸是首选滥用方式(81.4%),注射吸毒居第二位(38.6%);首次用药平均年龄是27±6岁,90.2%的首次用药年龄小于35岁;受他人影响(75.1%)、好奇心驱使(72.7%)和追求刺激(56.5%)是阿片类物质滥用者首次用药的三大原因;滥用者中男性(87.3%)、35岁以下者(71.1%)居多,78.7%为初中或以下者,无稳定婚姻关系和无固定职业者药物滥用率明显高于稳定婚姻关系和有固定职业者。结论:海洛因是湖南阿片类物质滥用的主要类型,使用途径以烫吸和注射为主,青中年男性、受教育程度较低者、无业/失业等非固定职业者、未婚或非稳定婚姻者是阿片类物质滥用的高危人群,应加强对高危人群的毒品滥用健康教育,有效防治毒品滥用的蔓延。?
  【关键词】 精神病学;成瘾行为;流行病调查;阿片类物质;使用方式;首次吸毒年龄;社会人口学特征?
  中图分类号:R595.5、R181.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6729(2007)03-00147-04


  在我国,甚至世界范围内阿片类是最常见的毒品滥用种类,特别是海洛因滥用是最重要的毒品滥用问题[1]。静脉注射毒品,特别是共用注射器行为常导致HIV传播。近年,我国艾滋病(AIDS)的快速增长与此密切相关,吸毒问题决定了其流行范围及趋势[2]。药物滥用流行病学研究的目的除了解研究群体成瘾物质的流行程度及严重程度(通常用单位时间药物滥用现患率和发病率表示)外,滥用物质种类及使用途径、滥用者的人口学分布也是研究的重点内容,可帮助我们了解成瘾物质滥用的特点,分析流行的可能原因,藉此进一步估计与成瘾物质使用相关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为社区预防和控制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见本期第143页“对象与方法”。
  
  2 结果
?
  2.1 阿片类物质使用类型 表1显示绝大多数阿片类物质滥用者(约95%)吸食海洛因。6调查地区中除桃江海洛因吸食比例为80.9%外,其他地区均在94%以上。度冷丁是第二类常见阿片类滥用物质,主要集中于溆浦县,美沙酮滥用者主要发现于珠晖区。罕见丁丙诺啡和吗啡滥用者,未发现二氢埃托啡、可待因及其复方制剂滥用者。?
  表1 阿片类物质滥用的类型,n(%)?
  表2 阿片类物质滥用的主要方式(多选),n(%)?
  类别慈利(N=18)耒阳(N=50)珠晖(N=70)溆浦(N=146)鹤城(N=39)桃江(N=47)总样本(N=370)
  2.2 使用频率 研究规定成瘾物质使用频率分“经常使用”和“偶尔使用”两种情况。前者系指形成药物依赖后(戒毒期间除外)每天或几乎每天使用(使用频率为每月20天或以上);后者指曾经用过、间断使用或仅尝试过(使用频率每月小于20天)。结果,370例阿片类物质滥用者中经常使用者70.3%(260例),偶尔使用者29.7%(110例)。?
  2.3 主要用药方式
  整体样本中,烫吸是违禁成瘾物质滥用者最常用的使用方式,使用率为81.4%;注射居第二位(38.6%),输液和口服选用者均较少。地区间,珠晖区滥用者的首选用药方式是注射(84.3%),其他5地区首选烫吸,使用率为80.0%~95.9%(表2)。?
  2.4 首次用药原因
  受他人影响、好奇心驱使和追求刺激是阿片类物质滥用者首次用药的三大原因,其在整体滥用者的比例分别为75.1%、72.7%和56.5%(表3)。?
  表3 首次用药原因(多选),n(%)?
  2.5 首次用药年龄
  370例阿片类物质滥用者首次用药平均年龄为27±6岁(14~47岁),20岁以下者51例(13.8%),20~24岁104例(28.1%),25~29岁114例(30.8%),30~34岁65例(17.6%),35~39岁25例(6.8%),40岁以上者11例(3.0%)。?
  2.6 多药滥用
  370例阿片类滥用者中,93例在其一生中使用过2种或以上的成瘾物质,即多药滥用率为25.1%,最多滥用种类为5种(表4)。其多药滥用多为海洛因与镇静催眠药滥用(68.8%,64例)、海洛因与度冷丁滥用(48.4%,45例)。?
  表4 滥用群体一生滥用多种成瘾物质的情况,n(%)?
  类别慈利(N=18)耒阳(N=50)珠晖(N=70)溆浦(N=146)鹤城(N=39)桃江(N=47)总样本(N=370)
  2.7 滥用者人口学特征
  由表5知:(1)男性阿片类物质一生滥用率明显高于女性,占整个滥用群体的87.3%,女性占13.7%;(2)20~34岁年龄段的滥用率最高,占整个吸毒群体的66.8%,其中以25~29岁年龄段最高;25~29岁年龄段阿片类物质滥用危险是45~49岁年龄段的8.5倍;(3)不同婚姻状态中,离婚和未婚同居者等不稳定婚姻状态者一生滥用率最高,但未婚、已婚和离婚构成了滥用人群的主体,其构成比分别为49.6%、33.3%和13.3%;离婚和同居药物滥用危险分别是已婚者的21.3倍和15.0倍;(4)滥用群体中,初中文化程度者占62.9%,其后是高中或相当高中文化程度者(包括职高和中专技校)、小学或以下,其滥用率分别为21.1%和15.7%,大专或以上者很少,仅1例(0.27%);(5)农民(包括农民工)是阿片类物质滥用主体,其比例为52.2%,居二、三位的职业人群是无业/失业和产业工人,固定职业者(如管理人员、技术人员、服务人员等)和学生滥用者较少。?

  3 讨论?

  本文结果显示,当前湖南省药物滥用者主要以男性、35岁以下者、不稳定婚姻或未婚者、初中文化或以下者为主体,职业分布比较广泛,已蔓延到社会各个阶层,同国内其他地区有关文献报道一致[3,4]。在该群体中,海洛因是最常见的滥用毒品种类,证实了国内多项机构调查结果[5-7]。此外,度冷丁和美沙酮亦有少部分滥用者,主要集中于溆浦县和珠晖区,呈地区局限性分布,提示在这些地区应加强度冷丁、美沙酮等一些医疗使用麻醉药物的管制工作。?
  阿片类物质的滥用方式各异,对非法滥用者的躯体、心理健康危害亦不尽相同,静脉注射海洛因,特别是共用注射器行为是海洛因滥用的最危险方式。国内外大量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吸毒者初始吸毒一般以烫吸为主,但绝大多数会发展至注射方式吸毒,或注射、烫吸交替滥用,静脉注射吸毒群体中普遍存在共用注射器行为[8]。刘志民等对西南四地区吸毒者吸毒行为的调查发现,吸毒者在其吸毒后平均1.3年从烫吸方式吸毒转为注射方式吸毒[9]。本研究发现,湖南调查地区的毒品滥用者虽以烫吸方式吸毒为主(81.4%),注射使用率(38.6%)居第二位,但注射吸毒率高于国内部分高发区的调查结果和西安地区吸毒者的注射吸毒率[10,11],说明研究地区的整体吸毒率虽然不高,但吸毒者的吸毒行为危害自身健康的危险性仍然较高,应加强该地区药物滥用的三 级预防,教育这些吸毒者不要采用静脉注射方式吸毒,特别是勿共用注射器,亦可开展针具交换或美沙酮维持疗法的探索工作。?
  研究吸毒人员的初始吸毒年龄,有助于分析初次吸毒的高危年龄段,有针对性地做好高危人群药物滥用的预防教育与监管工作。本研究发现370例阿片类滥用者首次吸毒平均年龄为27岁,与杨烨的研究相近(24.5岁)[12]。虽然首次吸毒年龄从14岁到47岁跨度较大,但从总样本看,汇聚于20-29岁,构成比高达58.9%,显然青年是海洛因滥用的高危人群。若加上小于20岁的13.8%和30-35岁的17.6%,35岁以前合计为90.2%。可以肯定地说35岁以下的青年人是药物滥用的高危人群,提示预防初始吸毒的重点应是20-29岁或35岁以下的青年,兼顾少年。对在校青少年应开设药物滥用的预防知识教育课程,让学生认清毒品的危害性,建立起一道药物滥用危害大的心理防线,提高判断、抵*制毒品的能力。?
  药物滥用的原因往往是复杂和多方面的。了解初始滥用毒品的基本原因和一般规律,有助于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开展药物滥用预防。在世界范围内,同伴影响被认为是导致开始吸毒的重要因素[13]。吴尊友等的回顾性队列研究发现被朋友或他人鼓励发生吸毒的相对危险度高达8.8[14]。杨烨的研究结果显示,朋友中吸毒的人数对首次吸毒的影响显著,随着朋友中吸毒人数的增加,其吸毒的发生率也随之增加[12]。本次调查中,75.1%的吸毒者报告其首次吸毒是“受他人影响”,支持上述研究观点。此外,72.7%的报告首次吸毒是受“好奇心驱使”,56.5%的报告为“追求刺激”,提示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毒品危害认识的不足在染毒、吸毒中亦起了重要作用。因此,药物滥用预防应立足于一级预防,针对未吸毒者或一般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宣传、教育工作。?
  致谢:本研究得到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刘志民教授和湖南省禁毒委吴勇峰处长、方鸿飞科长的大力支持和协助,谨致谢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