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急性白血病患者的行为特征、述情障碍及应对方式

急性白血病患者的行为特征、述情障碍及应对方式

急性白血病患者的行为特征、述情障碍及应对方式


卢丽卿 洪 炜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7年第3期



  【摘要】 目的:探讨急性白血病患者的行为特征、述情障碍以及应对方式特点。方法:采用病例对照和Logistic回归多因素分析的方法,使用经修订的行为特征问卷、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简易应对方式问卷,对59例急性白血病患者施测,并与45例非恶性肿瘤血液病患者和63名健康人对照。结果:急性白血病患者的愤怒内泄因子分(14.2±2.8)和述情障碍总分(68.8±8.7)低于非恶性肿瘤患者(15.2±2.1,73.3±8.5,P<0.05),乐观和社会支持分高于健康人(21.9±3.6/20.6±3.0,17.7±2.1/16.4±2.4,P<0.05),积极应对方式和消极应对方式平均分与非恶性肿瘤组及健康人差异无显著性,但幻想条目分高于健康人(1.3±1.0/0.9±1.0,P<0.05),其他有差异的条目分均低于非恶性肿瘤组或健康人。Logistic多元回归分析发现年龄(OR=0.93)、愤怒内泄(OR=0.77)和情绪控制(OR=1.05)三因子对急性白血病和非恶性肿瘤组的鉴别有统计学意义;乐观(OR=1.15)、社会支持(OR=1.25)、积极应对(OR=0.90)对急性白血病和健康组的鉴别有统计学意义。结论:急性白血病患者可能没有明显的C型行为特征和述情障碍。急性白血病患者的“幻想”和乐观可能是一种有心理适应意义的应对,在临床中应重视提高患者的积极心理应对。?
  【关键词】急性白血病;病例对照研究;行为特征;述情障碍;应对方式?
  中图分类号:R733.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6729(2007)03-00177-04?


  研究认为癌症患者具有C型行为特征和述情障碍,总的特点为愤怒压抑、情绪控制或者表达内心感受困难[1-3],这样的人格特征使得个体应对紧张刺激时,对心理需要产生压制从而削弱免疫系统,为癌症的发生、发展提供了条件[4-6]。但也有研究认为癌症患者的压抑行为是对疾病的一种特殊应对,而不是使个体容易患癌的人格特征[7,8]。应用行为特征问卷,调查结果也大多支持癌症患者具有C型行为特征[9-10],个别研究结果发现癌症患者与健康对照相比不具有C型行为特征[11]。国内外大部分研究对象主要是实体恶性肿瘤[9,10],或者为多系统恶性肿瘤患者[11]。?
  白血病属于非实体肿瘤,占恶性肿瘤的5%左右。国内有一项研究调查白血病患者的述情障碍特征[12]。一项使用艾森克问卷研究急性白血病患者的个性特征,认为其具有神经质的人格倾向,自责、幻想和退避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健康对照[13]。急性白血病缓解期病人的斗争精神和应对方式与病人的长期生存和幸福感相关[14]。Tschuschke等调查了52名接受骨髓移植的成 人白血病患者的应对方式,追踪其5年生存情况,发现斗争精神高的12名中只有1人死亡,而12名斗争精神低的人中有8人死亡[15]。本研究探讨白血病患者的行为特征、述情障碍及应对方式的特点,以便为临床心理干预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对象入组标准:年龄≥18岁,受教育程度为初中以上,既往和目前无精神疾病和意识障碍及其他重大躯体疾病。被试知情同意,病情允许能够填写问卷。急性白血病组:按照国际FAB白血病分型诊断标准确诊为急性白血病的住院患者59例。非恶性肿瘤组:按照国内统一标准诊断的除去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的其他非恶性肿瘤性质的血液疾病的同期住院患者45例。采样医院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人民医院、北京宣武医院等。健康组:符合入组标准的健康成年人(北京大学医学部师生及后勤工作人员)63人。后二组的采样尽量与白血病组的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比例匹配。?
  1.2工具?
  1.2.1 自编社会人口学及疾病调查表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学历、职业、居住地(城市/农村)、诊断及类型、病程等。由研究人员调查填写。?
  1.2.2 行为特征问卷(Behavioral Characteristics Questionnaire)[10]问卷由Temoshok(1987)和Baltrusch(1985,1987)编制。为自评量表,共97个题目,包括九个因子,分别为焦虑(20题)、抑郁(20题)、愤怒(10题)、愤怒内泄(6题)、愤怒外泄(6题)、情绪控制(6题)、合理化(15题)、乐观(8题)、社会支持(6题)。1-4级评分。各因子分为相应题目评分的总和(各因子的得分范围依题目数量而不同)。问卷具有良好的信效度[9-10]。?
  1.2.3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Totronto Alexithymia scale,TAS)[16]TAS共26题4个因子,分别为缺乏描述情感的能力、缺乏认识和区分情感与躯体感受的能力、缺乏幻想、外向型思维。每个项目从“完全不同意”至“完全同意”评定为1-5分。得分越高表示述情障碍越严重。?
  1.2.4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im-pled Coping Style Questionare)[17]共20个题目,分积极应对和消极应对两个维度,0-3分4级评分。得分越高说明越多采用此种应对方式。?
  1.3 统计方法t检验、χ?2 检验、非条件Logistic回归分析。?
  
  2 结果?
  
  2.1 三组被试的社会人口学特征及医学特征?
  急性白血病组59例,分型以急性非淋巴细胞性为主,共45例,急性淋巴细胞性14例。男性31例,女性28例,年龄18-66岁(37±11岁)。非恶性肿瘤组45例,包括骨髓异常增生综合征10例(22.2%)、血小板减少性紫癜10例(22.2%)、再生障碍性贫血8例(17.8%)、其他类型的贫血9例(20%)、其他类型白血病8例(17.8%)。男性20例,女性25例,年龄19-70岁(46±14岁)。急性白血病组的平均年龄小于非恶性肿瘤组,与急性白血病本身发病年龄偏低有关。急性白血病组病程0-3月26例(44.1%),3-6月10例,6-12月9例,12个月以上14例;非恶性肿瘤组0-3月15例(33.3%),3-6月6例,6-12月9例,12个月以上15例。急性白血病组首次住院28例占47.5%,第二次住院14例占23.7%,住院第三次以上者17例,占28.8%。非恶性肿瘤组首次住院32例占71.1%,第二次住院9例占20.0%,三次以上住院4例占8.9%。健康组63人,男性35人,女性28人,年龄18-67岁(38±12岁)。三组的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受教育程度、职业和居住地(城/乡)差异均无统计学显著性(P>0.05)。?
  2.2 行为特征问卷评分比较?
  表1显示急性白血病组愤怒内泄得分低于非恶性肿瘤组,急性白血病组的乐观和社会支持得分高于健康对照组。
  表1三组被试行为特征问卷评分比较(x±s)
  2.3 述情障碍量表评分比较?
  表2显示急性白血病组述情障碍总分低于非恶性肿瘤组,其他因子分和其他两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显著性。??
  表2述情障碍量表评分比较(x±s)?
  2.4 应对方式评分比较?
  急性白血病组和其他两组相比,积极应对和消极应对的平均分差异没有统计学显著性。各条目评分急性白血病组和非恶性肿瘤组相比有统计学差异的有:通过工作学习或一些其他活动解脱(1.9±0.9/1.5±1.0,P<0.05),试图忘记整个事情(0.9±0.9/1.4±0.9,P<0.05)。急性白血病组与健康组相比有差异的条目为:改变自己的想法重新发现生活中什么重要 (1.6±0.9/2.0±0.7,P<0.05)和尽量克制自己的失望、悔恨、悲伤和愤怒(2.0±1.0/2.3±0.7,P<0.05),试图忘记整个事情(0.9±0.9/1.4±1.0,P<0.05),幻想可能会发生某种奇迹改变现状(1.3±1.0/0.9±1.0,P<0.05),除了幻想外,在有差异的条目上急性白血病患者得分均低。?
  2.5 多因素分析?
  急性白血病组分别与非恶性肿瘤组和健康组对照,建立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将相对有差异的自变量(P<0.20),包括P值接近0.2的变量引入回归模型[19]。发现年龄、愤怒内泄和情绪控制三因子对急性白血病组和非恶性肿瘤组的鉴别有统计学意义;乐观、社会支持、积极应对三因子对急性白血病组和健康组的鉴别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3和表4。??
  表3急性白血病组和非恶性肿瘤组的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预测变量βWald值OR值95%CI
  
  3 讨论
  
  本研究发现急性白血病患者愤怒内泄因子分和述情障碍总分低于非恶性肿瘤的血液疾病患者,在血液病患者中,情绪控制可能为急性白血病的危险因素。但是非恶性肿瘤组包括很多病情严重的骨髓增生性疾病患者,发病年龄相对偏大,多为慢性起病;而急性白血病,起病急、发展迅速,自然病程多为6个月以内。因为两组疾病的特点差异较大,疾病对心理的影响不同,而且因子分均值的差异和OR值不大,所以很难推断结果的实际意义,有待控制样本的可比性情况后探讨。与健康人相比,急性白血病患者没有明显的C型行为特征和述情障碍。提示癌症易感的C型行为可能不适合于急性白血病这种急性病程的非实体性恶性肿瘤,或者正如一些研究认为癌症病人的压抑行为是对疾病的一种反应而非是使个体易感癌的人格特征的反映[7]。白血病患者(包括急性和慢性)存在明显述情障碍[12],总分74.3±5.8高于本研究结果,可能和研究对象的疾病类型(急、慢性)及平均年龄的差异等有关。?
  癌症本身就是一种严重应激源,给患者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产生认知、情绪和行为等方面的变化。患病前的(原发)人格基础也强烈影响个体患病后的心理反应和应对方式。笔者认为很多有关癌症患者个性行为特征的研究结果(包括直接以急性白血病患者为研究对象,认为其具有神经质的人格倾向[13]),是原有人格基础上应对癌症的综合心理行为特点。但因研究方法的局限,无法得知患者的原发人格特点,调查结果更多体现的是患者病后的继发心理反应和应对方式。?
  本调查显示急性白血病患者的社会支持和乐观得分高于健康人,多因素分析也显示积极应对可能是急性白血病的保护因素。除了“幻想可能会发生奇迹”,急性白血病患者很少采用其他应对方式。与周英等研究结果有相似性,该研究发现急性白血病患者自责、幻想和退避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健康对照[13]。该研究的对象均为首次发病,病程2月以内的初治患者。本研究对象包括发病初期和治疗中患者。和健康人对待现实生活的应对方式不同,患者在病后,应对疾病成了生活的全部。在回答乐观分量表的题目如“我相信前途会是光明的,我对未来抱乐观态度,当遇到困难时,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所提到的“前途”、“未来”和“困难”时,都自然的认为是指白血病。事实上行为特征量表中乐观的实际意义,更接近于针对疾病的一种应对方式。“幻想可能会发生奇迹”也是一种“乐观面对”的方式,幻想可以给患者带来生存的希望和勇气,支持他们继续治疗。笔者认为所谓消极的应对方式的“幻想”, 其实对人的内心是有保护和适应意义的。有研究发现与本研究有相同点,与血友病患者相比,较多的白血病患者MMPI的D、Pa、Sc<40分,具有积极、乐观自信、顺应治疗的特点[19]。?
  前瞻性研究证实面对的应付方式和斗争精神与白血病患者的预后相关[14,15]。本研究发现的乐观是否对白血病患者的骨髓缓解和预后有意义,有待追踪和扩大样本后证实。在研究方法上前瞻性研究和深入康复患者内心世界的质的研究,对了解应对方式和心理干预能否提高白血病患者的预后和生活质量,将更有实际意义。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