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心理学的整合之路

心理学的整合之路

心理学的整合之路
作者:叶浩生
究竟怎样看待心理学的分裂和破碎的问题?心理学是否存在分裂的危机,如果这种危机真的存在,是否能克服危机、实现整合?什么是整合,整合的图景又是什么样子呢?

1.心理学分裂的性质
在有关心理学的分裂与整合的问题讨论中,争论最多的当属究竟心理学是否存在着分裂的危机:是否某些心理学家杞人忧天,人为地夸大了心理学研究中的多样性和分化现象?持赞成观点的心理学家认为科学的生命力在于分化,通过分化,科学得以在更深入的层次上展开研究,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得以精确和深化。因此,目前心理学中存在的多样化和分化现象是正常的,分裂的危机并不存在。某些反对物理主义的心理学家也认为所谓分裂的危机是人为的现象,是心理学长期以来的“物理学崇拜”的又一表现。依据这部分心理学家的观点,认为心理学存在着分裂的危机的心理学家衡量危机的主要标准是心理学目前仍没有一个科学哲学家库恩所说的“范式”。库恩在1962年出版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认为范式是学科群体共同接受的理论框架、概念体系或方法和态度等等。一门学科只有形成了稳定的科学范式才能配称“规范科学”。心理学至如今也没有一个心理学家共同接受的基础,缺乏稳定的范式,因此心理学还不是规范科学。根据这样一个标准,心理学家苦心经营百余年的心理学还没有形成科学的范式,而且在可见的将来形成这一范式的可能也非常渺茫,那么心理学的危机就是必然的了。
但是持反对态度的心理学家认为库恩有关科学发展模式的分析和范式形成的观点源自物理学的发展。库恩把物理学的发展模式经抽象和概括总结成科学发展的一般模式,似乎一切科学的发展都类似于物理学,而事实上,各门学科的研究对象不同,其发展也可以遵循不同的模式,特别是像心理学这样一门以“人”,而不是以“物”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其发展不可能,也不必要走物理学的道路。如果说传统的行为主义采用物理学的研究方法、把行为归结为一种物理、化学反应和以物理学的语言代替心理学的语言是一种物理主义的观点,那么生搬硬套物理学的发展模式,并以此认定心理学存在着分裂的危机是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物理主义呢?
我们认为,生搬硬套物理学的发展模式是应该反对的,毕竟心理学不同于物理学,心理现象不同于物理现象。但是库恩的观点是有价值的,因为不管范式的概念是否妥当,作为一门科学必须有一个共同的基础,这是学科发展的基本条件,科学之所以高于常识,那是因为科学是一个系统,不是零散和破碎的,而作为系统必然有它的基础。心理学发展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缺乏一个共同的基础:心理学家总是各自为战,虽然研究对象相同,但却从不同的基础出发,使用不同的方法,说不同的“行话”,得到相互矛盾的结论。虽然现代西方心理学中流派的争论不像以前那样尖锐和激烈,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彼此之间没有交流和讨论,缺乏沟通。在这样一种冷漠和敌视的基础上,怎么可能不出现分裂和破碎呢?又怎么能形成健康的分化和进步呢?
美国科学界的权威杂志《科学》专门用于刊登各学科领域的新发现和新成果,虽然心理学领域的科学实验得到了许多令心理学家振奋的新成果,但是多年来《科学》杂志没有刊登过心理学的研究成果。一些心理学家对此表示了不满,询问该杂志为什么不刊登心理学的新成果。所得到的回答是:不乏心理学的优秀稿件,但给我们的印象是:其它学科的科学家急于向世人展示他的研究成果,因为稍慢一步,其它科学家就可能捷足先登;但是心理学家不一样,他不存在这样的忧虑,其它心理学家捷足先登的可能几乎不存在,因为心理学家的研究没有共同性。这个回答耐人寻味而又具有深刻的启示:其它学科建立在共同的基础上,不同学者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可以作出共同的发现,而心理学的学科体系没有这样一个共同的基础,根本无法得到相同的结论,因而不必顾虑他人。这样一种状态怎么能称之为分化?心理学是否存在分裂和破碎的危机,上述事例可作佐证。
心理学的确存在着分裂危机的另一个佐证是心理学领域正逐渐被其它学科所蚕食。从冯特创立实验心理学之日起,生理心理、感觉、知觉和行为的生理机制等一直是心理学研究领域的重要课题,但是在现代西方,这些课题脱离了心理学而成了神经科学的领域。如果说感知等属于低级的心理过程,分离出去或许对心理学家来说并不可怕,那么,高级心理过程如认知和思维的分离对心理学家来说则不蒂于一场灾 难。认知科学恰恰蚕食了心理过程的“高级”领域,有关认知和思维的研究变成了认知科学的课题。社会心理的研究也出现了脱离心理学的趋向,许多社会心理的研究者来自社会学、文化人类学等领域。这样一来,高级的心理过程和低级的心理过程,个体心理研究和社会心理的研究都脱离了心理学,那么留给心理学家什么呢?心理学还有无存在的必要?我们能无动于衷地宣称心理学不存在分裂的危机吗?
所以,心理学的确存在着分裂的危机,不承认这一点,对心理学的分裂和破碎现象熟视无睹,对分裂和破碎的趋势无动于衷,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势必损害心理科学的健康发展。但在承认心理学分裂和破碎的同时,并不必要悲观失望,不能因为心理学存在着分裂的危机而对心理学的未来失去信心。有些心理学家接受科学哲学家库恩的范式论观点,简单把心理学同物理学进行比较,认为心理学在过去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范式,今后这种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因为心理学内的理论观点和话语群体是矛盾的、冲突的、不相容的和不可公约的。心理学永远不可能成为物理学那样的规范科学。
这样一来,就涉及到了分裂的性质问题。分裂是事实,矛盾也的确存在,但分裂和矛盾冲突是否最终可以通过对话来解决,则要看分裂的实质:如果分裂是不相容、是矛盾,是相互的攻击和抵毁,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难以调和,但至少是相互了解,有了这种了解作为基础,从良好的愿望出发,通过对话最终可以相互理解、共同发展;如果分裂建立在不可公约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对立的双方似乎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不具有可比较的特性,双方互不理解,没有任何共同语言,则心理学的未来就荆棘丛生了。
深入的分析可以看出,心理学的分裂是对立和不相容,并非不可比,分裂的性质并非不可公约:行为主义同构造主义是对立的,行为主义实际上也是在反对构造主义心理学的过程中起家的,两者的对立、冲突、矛盾不可谓不严重,但是两者并非不可比,在元素主义的方法.论上,两者存在着明显的共同之处;事实上,两者尽管相互攻击,但在追求心理学的自然科学化上,两者也是一致的,皆属于心理学的科学主义阵营;代表心理学中的人文主义文化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和代表心理学中科学主义的行为主义心理学也并非不可比,在行为的研究,生物学化倾向等方面两者有许多共通之处,更不用说两者都是站在现代主义的立场上的,因此两者是可以公约的。即使从冲突的方面来讲,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对立的双方也都是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的,矛盾的双方相互冲突、相互依赖,共同组成矛盾的统一体。在这个意义上,心理学中的矛盾冲突双方是可比的,并非不可公约。如果不可公约性存在,则双方之间连基本的理解都会成问题,根本无法了解对方的存在,又怎么能形成对立和冲突呢?如果他们是不可公约的,我们又怎么知道他们是对立的呢?换句话说,正是通过比较我们才知道它们是对立的,这说明它们之间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是可以公约的。
因此,心理学的分裂现象虽然严重,但并非不可解决,悲观、失望的观点是不必要的。尽管心理学内部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冲突,由于这些矛盾冲突的双方是可比的、可公约的,因此,在一个开放的时代里,通过对话,增进了解,这些矛盾冲突是可以解决的。

TOP

认真学习了。非常感谢!
心安草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