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系列 & 丛书] 弗洛姆4/人类的破坏性剖析 弗洛伊德思想的贡献与局限

弗洛姆4/人类的破坏性剖析 弗洛伊德思想的贡献与局限

人类的破坏性剖析:E.弗洛姆

暴力正在世界各个角落以种种面目与日俱增。我们如何解释人的这种残忍的嗜欲?艾利克·弗洛姆--好几本畅销书的作者--对这个扰人的问题为我们提供出既深且广的回答。

作者: E.弗洛姆
出版社: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98-01
ISBN: 7-81056-413-7
页数: 624
定价: 39.80

目录
第一部
  本能主义,行为主义,心理分析
  第一章 本能主义者
  第二章 环境主义者与行为主义者
  第三章 本能主义与行为主义的异同
  第四章 心理分析法对侵犯的了解
  第二部
  对本能主义的反证
  第五章 神经生理学
  第六章 动物行为
  第七章 古生物学
  第八章 人类学
  第三部
  种种侵犯性与破坏性及其条件
  第九章 良性侵犯
  第十章 恶性侵犯
  第十一章 恶性侵犯:残忍与破坏
  第十二章 恶性侵犯:恋尸症
  第十三章 恶性侵犯:阿道夫・希特勒恋尸症的一个实例
  前言
  希特勒的父母与早年生活
  尾声:论希望
  附录一
  附录二
  附录三

书摘
  周口店北京古猿也可以作为破坏性与残忍性的证据吗?
  人类学资料已经证明,把人类的破坏性认为是人的本能,这种学说,难以获得支持。所有的社会里,人的生存利益在遭受威胁时,固然都会以战斗(或逃走)来自卫,可是在许多社会中,破坏性与残忍行为却很少,因此我们不能说这种东西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热情”,因为如果与生俱来,人与人便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差异。再者,狩猎-采集者和早期农人的社会是最不文明的,可是他们比更文明的社会却和平得多。这也说明破坏性不是人类的“天性”。而且,破坏性不是一个孤立的元素,而是症候群的一部分,这也说明它不是本能。
  破坏性与残忍虽然不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却并不表明它们蔓延的范围不广,程度不强烈。这几乎是用不着证明的。许多研究原始社会的人都明白地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不过我们必须记得,他们所说的原始社会是比较进步的----或者说,比较堕落的----原始社会,而不是最原始的、狩猎-采集者的社会。不幸,我们自己到现在还在亲眼见证极端的破坏性与残忍行为,以至于用不着回顾历史的记录。
  因此我很少引用大家都熟悉的历史材料,却采用了许多狩猎-采集者和早期石器时代农人的资料,这些资料是新发现的,除了专家学者之外,一般人知道得较少。
  有两件事我要提醒读者:一、“原始”一词用来指文明以前的各种社会,在观念上产生很大的混淆,因为这些社会各自极不相同。它们相同的地方只是没有成文语言,没有精巧的工艺,没有金钱的使用;但它们的经济、社会与政-治结构往往完全不同。事实上,并没有“原始社会”这么一种东西,如果有,也只是一个抽象概念而已;真正存在的是各种不同形态的原始社会。狩猎-采集者的社会里没有破坏性,某些相当发展的社会里已经有了破坏性,另一些相当发展的社会里,以及在文明的社会里,同制整个画面的则是破坏性,而不是和平。
  我要提醒读者的另一点,是破坏行为与残忍行为在精神上和宗教上的意义与动机,这是大家往往忽略的。让我们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以儿童祭神。希伯来人征服迦南的时期,迦南人就有这种祭献;迦太基人也有这种祭献,一直到公元前3世纪,他们被罗马人毁灭时都是如此。这些父母杀害他们的孩子可是由于破坏性的心理与残忍行为?这无论如何说不清。亚伯拉罕要杀以撒来祭神,旧约故事中却再再强调亚伯拉罕对以撒的爱;然而,他还是决心杀这个儿子。很明白,他的宗教动机比他对孩子的爱更强。在那样一个社会文化里的人,完全献身于他的宗教体系,他的作为在体系外的人虽然残忍,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如果我们看一看一个现代的现象,对这一点或许有些帮助;这个现象可以和杀子献神相比,这便是战争。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例。导致战争的原因是领袖们的经济兴趣,野心和虚荣心,各方面人士大量的愚蠢错误。但战争一旦爆发(甚至在还没有正式爆发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 “宗教的”现象。国家,国家的荣誉,变成了偶像,参战者的两方都自愿为这些偶像牺牲他们的孩子,美国与德国的上层阶级是这次战争的肇事者,开战不久,这个阶级的青年便牺牲了很多。他们父母当然是爱他们的。但是----那些深受浸染的人特别如此----他们毫不犹豫地送孩子赴死,而那些去赴死的年青人也不犹豫。古时候以孩子祭神,是父亲亲自杀孩子,战争的时候却是双方父母安排好,让对方来杀自己的孩子,这两者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战争发生的时候,肇事人明明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然而他们爱偶像甚于爱他们的孩子。
  食人的现象常常被人引用,证明人类生而具有破坏性。许多人甚至认为最原始形态的人----北京人(约公元前50万年前)就是食人者。
  事实又是怎样呢?
  人们假定在周口店发现的40具头骨碎片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原始的“人类”----北京人。除了这些以外几乎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骨骼。头骨在下方的部分受到伤害,有人假定这是为了抽脑髓。更进一步的结论是,抽出脑髓是为了吃它,因此,周口店的发现证明了我们所知的最早人类是食人者。
  然而,这些 “结论”没有一个是经过求证的。我们甚至不知道谁杀了周口店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是例外,还是常态。蒙夫特和K.J.纳尔都曾明确地指出来,这些推测都只不过是空想。不论北京人的情况如何,我们都不能把后来广泛的食人行为----尤其是非洲与新几内亚盛行的----拿来做证据,推断更低阶段的人类有食人行为。(我们已经发现,最原始的人最不具破坏性,同时比更开化的原始人往往有更进步的宗教。)
  北京人的脑髓被抽出来,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历来已经有许多学者做过思考,其中的一项解释似乎特别值得我们注意,就是抽出这些脑髓来并不是为了当做营养食物来吃,而是当作圣餐。A.C.布朗克是研究早期人类的意识形态的学者,他也同样指出,对于北京人的宗教观念我们可以说一无所知,不过,他认为北京人可能是最早的宗教仪式食人者 (A.C.Blanc)。布朗克认为可以把周口店所发现的头骨同尼安德特的瑟西奥山所发现的头骨归为一类,因为尼安德特人的头骨也是在下面的部分受伤,似乎是为了把脑髓取出来。布氏认为现在已有充分的证据,让我们相信这是一个仪式行为。布氏指出,这些头骨的伤痕跟婆罗洲和美拉尼西亚群岛居民的猎头行为可能是同一回事,他们猎头的行为显然具有一种宗教仪式上的意义。布朗克说,这些部落并”不是特别嗜杀的或有侵犯性的,反而有很高的道德。“这倒是很有趣的事。
  所有这些资料都告诉我们,北京人的食人行为只不过是我们的构想;而如果他们真的吃人,也很可能只是一种宗教仪式现象,和非洲、南美洲和新几内亚的食人完全不同,因为这些人的食人行为是破坏性的,跟宗教仪式没有关系。(M.R.戴罗)史前时期的食人行为实际上很罕有;E.渥哈德在他的专论“食人行为”一文中曾说,他还未曾找到可信的证据,证明食人行为的存在,到了1942年,当布朗克把瑟西奥山的头骨拿给他看时,他才相信。
  猎人首级也像宗教仪式性的食人行为一样,有宗教性的成分在内。什么时候从仪式行为变成了虐-待的和破坏性的行为,需要我们做更进一步的研究。对人的折磨残害可能极少有宗教仪式的意义,在原始部落里也好,在现代的暴民所用的私刑也好,都是出自虐-待性的冲动。
  要了解这些破坏性的和残忍行为,我们必须想到可能存在的宗教动机,而不能只把它们当做纯粹的破坏与残忍行为。但是在我们这种社会文化中,人们很难领会这一点,因为我们的社会注重实际的和物质上的目的,对于精神性的和道德性的动机不能设身处地去着想。
  许多破坏性的和残忍的行为,在我们对它们有进一步的了解以后,会知道它们在心理的动机方面并不那么具有破坏性和残忍性;可是这些例子以及许多其他的例子仍旧告诉我们,人和所有其他的哺乳类都不一样,人是灵长类里唯一以残杀为乐趣的动物。在前面这这一章中,我相信我已经证明,这种破坏性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人性”的一部分,也不是所有的人共有的。弗洛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破坏是快乐的,建设是幸福的 ------ 罗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破坏性不是人类的'天性'。"---希望事实的确如此。但,真是这样吗?

TOP

孤独的人面对自.由两种态度,逃避自.由和崇尚自.由~~~FROMM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弗洛伊德思想的贡献与局限
【作 者】(美)弗洛姆(Fromm,E.)著;申荷永译
【形态项】 163 ; 19cm
【出版项】 湖南人民出版社 , 1986
【ISBN号】 B84-065
【原书定价】 0.95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由于个人时间有限,请不要给我发BBS消息,如有问题,请到相关版面查询,谢谢!

TOP

关于破坏的理解,我认为,人作为宇宙中的一员,自然服从宇宙的规则。所谓道法自然嘛。
而自然地准则之一就是平衡法则,月盈则亏,也是这个道理。
既然存在人的生本能,自然也就存在死本能,自然也就会有破坏性和攻击性行为的出现。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弗洛伊德了解了中国老子的思想,会不会在生本能的创始之初就提出了死本能的概念,
而非在一战之时。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