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从切糕党谈起

从切糕党谈起

从切糕党谈起
5年前,我经历过两次被新疆小偷偷窃的事。
一次是上公交,我将手机放在右侧外衣的口袋内,心想被摸走我一定能够发现。确如我预料,当我的右脚刚踏上公交车前门的台阶,我感到右侧的衣服突然变轻。随即转身,发现有人背对着我站立却不上车。我意识到此人异常,便把手卡在对方肩膀用力让他转身。此人转过身来,却是一脸笑容,手中握着的是我的手机。偷了东西还敢肆意潇洒,我像是受了侮辱,一把夺过手机,同时右脚如射门般踢向对方小腿(我经常踢球),那人应身倒地。我曾经了解过一些小偷团伙作案的故事,所以怕被人群殴,便拔腿逃离现场。约逃出100米外,未发现有人追来,便上了一辆出租车。没想到这辆出租车的行进方向与我逃离的方向相反,经过了事发现场。我看到那个小偷仍在那里,只是未料到他是个瘸子。在出租车上,我的心跳得很快,左侧小腿有点隐约作痛,撩起裤管一看,破了个小口子,估计是被瘸子的拐杖打了一下,只是当时没有觉察到。
另一次是被摸走了钱包和手机,从此我没有了曾经恋人的相片。说也奇怪,从那以后那些失恋的痛如风般很快消逝了。
最近人们在谈论切糕党,各种切糕段子层出不穷,也有人站出来为新疆人鸣不平。我有我的观点,直接陈述暂不展开议论,有意见者可与我辩论。
1.    在我眼里没有什么民族特殊到天生独占某种特性,比如卑劣、高尚、勤劳、勇敢、善良等等。
2.    从心理操控的角度,只要外部条件具备,任何民族的正常人都可以被培养成小偷和强盗,这件事几乎没有难度。
3.    只要在制度管辖范围内,除了精神病患,任何违反法律的人都应受到相应制裁。
4.    使坏的切糕党和小偷只是新疆人中的极小一部分,用极小部分谈论整个群体,犯了虚假普遍性的逻辑谬误。
5.    依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我认为谴责一个衣食和安全几乎没有保障者的道德水平属于伪君子行径。相反,如果一个人的衣食和安全几乎没有保障,他就有暴力掠夺他人生活资料的合理性,这是整个社会忽视极端弱势群体必然付出的代价。

TOP

楼主想表达什么?**从来都是个问题,毕竟这个国家的主流文化还是汉族的。作为少数民族,文化被压制,导致犯罪的倾向变大,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在世界大同的发展趋势下,民族特色渐渐消泯虽然很悲哀,但也无法被阻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