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谨防心理医生变“心灵杀手”

谨防心理医生变“心灵杀手”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一个职业定义是:来访者出钱,购买心理医生的职业劳动。
  听上去,这是一个有点冰冷的定义。
  不过,这个定义表明,心理医生与来访者都有付出和索取,这是一个平等的关系,来访者不必把心理医生放在一个过高的位置上,认为心理医生是牺牲者。同时,心理医生也不必太以“助人者”自居,他应知道自己并非仅仅是在付出,自己对来访者也有索取的一面。
  但是,心理医生对来访者的索取,必须仅限于这个职业定义,即来访者按照咨询协议,每小时付给心理医生一定的费用。
  假若心理医生对来访者的索取超出了这个范围,那么,这个心理医生就有违反职业道德的可能。
   最近,通过一些读者,和一些心理咨询师朋友,不断了解到广州心理咨询界的一些怪现象。这些怪现象要么反映了心理咨询师的专业知识与技能的匮乏,要么反映了心理咨询师违反了职业道德。
  这两者都是很糟糕的事情,因为它们会对来访者造成新的创伤。来访者来到心理医生这里,本来是想寻求心理救助的,但没想到受到了不合格的心理医生有意无意的伤害。


  这些伤害中,最常见的心理医生缺乏职业态度,不尊重来访者,甚至肆意侮辱来访者。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心理医生严重违反职业道德。

TOP

“没有平等,这世界哪有平等”

“没有平等,这世界哪有平等”
  一个读者给我写信说:“请问,心理咨询是这样的吗?”在来信中,她详细讲了她去市××医院心理咨询部的一次咨询经历:
  咨询开始了20分钟,医生的手机响了3次,我按捺不住地说:“医生,怎么你不把手机关掉呢,这样很影响咨询效果的。”
  医生反驳说:“哎,我手机不能关的,24小时都不能关,院长找不到人会骂死人的。不过你的建议很好,是我们发展的方向。”
  于是,咨询继续进行。
  差不多够钟时,他对我说:“你要放开点,做女人不付出能得到什么?你现在要走出去,吃药是最有效的方法。”
  我一听就反驳说:“我不想吃药,我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吧?”
  他继续游说我说:“譬如去珠海,你可以走路去也可以坐车去,走路也能抵达,但坐车更快,吃药就是最快最安全的方法。”
  我听了很反感,于是冲口而出:“你怎么像个药物推销员。”
  他辩解说:“我是医生,当然要提供最好的方法给你,你知道能改善情绪的药物有哪些吗?”
  我有一些医学背景,于是回答说:“肾上腺素、多巴胺,诸如此类吧。这些人体自身都会产生,你吃药反而会扰乱了内分泌系统。”
  他一听,马上重新看了看我,接着说:“很好,还懂得多巴胺,那你懂得AAA吗,BBB呢……”
  他连续说了七八个我没听过的药名,我觉得他是用专业知识震慑我,于是回答道:“我的医学知识有限,这些我不懂。”
  他又说:“你知道开发AAA用了二十亿吗?人家为什么要拿那么多钱去开发一种药……”
  我感觉,他是在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我身上,这激起了我的反抗情绪:“医生,你还是说一下慢一点的方法,我不想坐车,我想自己走出去。”
  他不肯罢休,继续说:“有个病人不吃药,八年都走不出去,这八年间,他撞过车、离过婚。”
  我觉得荒谬,再反驳说:“医生,怎么你说到你的药像神仙药,吃了可以避免厄运。我不想依赖药物,这会扼杀了我从痛苦中学习成长的机会。”
  他继续游说我:“有个病人见过一个死尸没了半边脸,从此以后一合上眼就想起那尸体,你要人家永远记住这痛苦吗?你今天就是有问题才来到这里,你就得听我的话。”
  我反驳道:“你不是说心病哪个没有吗,我来咨询不代表我不正常,你不要歧视我。”
  他激动起来,开始训斥我说:“你这人不谦虚,不尊重长辈,你只是小学生,连护 士都不如。”
  我真有点气愤:“我是小学生,你是大学生,但我们是平等的。”
  他提高嗓子说:“没有平等,这世界哪有平等,我还不是要给院长骂?”
  我感觉气氛不对劲,就茬开话题:“你已当心理医生十多年了,十多年前这行业还不是那么主流吧,你怎么会选择这一行呢?”
  谁知他咆哮道:“那时没有人用我啊,是我自己走来中山的,没有一家医院肯收我,我黑市医生都当过了,受尽了苦头,你了解多少,我说你呀,一点苦也没有受过。”
  我听了很震惊。他也摆摆手:“算了,就这样。”像打发一个不速之客那样,咨询过程就此结束。

TOP

“他的智商这么点分”

  假若这封来信属实,那么这名心理医生在这次咨询中显然有以下问题:
  第一,违反了职业设置。按照心理咨询的定义,来访者已出钱购买了心理医生的一段职业时间,这段职业时间内,心理医生应只为来访者付出劳动,而不应该再有其他杂务。
  第二,太早提建议。不仅劝说来访者要“付出”,还建议吃药,当来访者明显抵触他的建议时,他还坚持自己的意见,但好的心理咨询,是要以来访者为中心的,他这样做,是以医生为中心。
  第三,不尊重来访者。当他训斥来访者时,他显然已不再是助人者,而是在伤害来访者了。
  第四,他自己有问题。院长骂不骂他,那是他的事情,他不应该说给来访者听。他以前的辛苦,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如果这两件事都令他难受,他应该好好去处理一下,而不应该说给来访者。说给来访者,那么来访者就部分扮演了心理医生的角色,那么相应地,他就应当向来访者支付费用了。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杰斯提出了心理治疗的一些基本原则,后来被各个临床心理学流派所接受,成为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中最基本的东西,这些原则分别是真诚、尊重和无条件积极关注,而在这个所谓的心理咨询过程中,显然缺乏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过程。
  现在,很多医院都有心理科。然而,许多心理科的医生,原来是精神科医生出身,他们有丰富的知识和技能,但常常在一个关键点——心理医生的态度——上犯错误。这个关键点看似简单,但假若做得不当,就会对来访者造成心理创伤。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李江雪说,她的一个来访者是位妈妈,因为儿子有学习问题,于是带儿子去某医院心理科寻求心理帮助。
  这家医院的医生先给男孩做了一个智商测验,显示他的智商是103分(智商的平均分是100分),于是当着男孩的面对他妈妈说:“他的智商这么点分,取得那样的成绩是完全正常。”
  这句话对这个男孩造成了巨大伤害,他后来好多天没有和妈妈说过一句话。
  其实,做不做测验,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那名医生的态度,他对孩子缺乏最基本的尊重。假若他一直持有这样的态度,那么他谈不上是心理医生,相反是一个心理杀手,不知多少孩子和家长会在他那里遭遇心理创伤。
  不幸的是,这种态度机构相当流行。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揭露一家医院门诊部的医生会无原则地游说来访者接受住院治疗,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每多一名来访者住院,相关医生会有100元的提成。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这不仅会伤害来访者,也会打击有理想、有抱负的心理医生。一段时间内,这家医院的心理医生情绪普遍非常低落,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不是助人,而是在害人。
  所幸,这家医院后来放弃了这种杀鸡取卵的做法,否则它的优秀的心理医生只怕会全部流失。
  因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必然懂得真诚、尊重和无条件积极关注的价值所在,他们无法接受医院的纯利益导向。
  如果医院的大环境不好,一名心理医生就难免会受到影响。譬如,前面提到的那名心理医生,他不敢在做心理咨询时关掉手机,是因为惧怕医院领导打不通他的电话而骂他。
  对此,我的一名心理医生朋友说,她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担忧,但她最终决定在做咨询时只考虑来访者,而不管什么领导不领导。她这样做,领导的确批评过她,但最终在她的坚持下,领导懂得了心理咨询的特殊性,于是不再在这一点上为难她。

TOP

“你……和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社会上一些心理咨询机构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一些心理医生因种种原因,做不到尊重来访者这一个最基本的要求,甚至会肆意地侮辱来访者。有时,他们是忍不住这样做,有时,则是认为这种严厉的做法可以帮助来访者,但最终都令来访者被伤害。
  一个心理医生对我说,他的一个来访者,就受到了另一名来自私人心理机构的女心理医生的伤害。当时,他在诉说自己的可怜之处,而这名女心理医生斥责他说:“你这样活着,和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这名女心理医生以为,她严厉的斥责会唤醒来访者的自尊,但这是她自己的想象,而来访者感受到的只是被伤害感。于是,他终止咨询,转而寻求另一名心理医生的帮助。
  在这个事例中,这名女心理医生缺乏最基本的一点——共情。她做不到站在来访者的角度,感他所感想他所想,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当她斥责他时,完全站在了自己的角度上,自以为可通过严厉的斥责来帮助来访者,但这纯粹是她的幻想。
  的确,当来访者表现得很可怜时,他们是在投射自己内心的愿望,希望心理医生同情自己。
  这时,习惯同情弱者的心理医生会第一时间感受到同情,并且愿意给予来访者同情。但是,有的心理医生则会在第一时间感受到讨厌,他们知道来访者是在玩渴望同情的游戏,而他们的性格中讨厌这种示弱。
  然而,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可以尊重自己的感觉,习惯同情的,就给予他同情,讨厌示弱的,就表达厌烦。
  这叫做“付诸行动”,即我们根据自己的感受不假思索地采取了行动。但作为一名心理医生,不能这么做。这时,更好的一个办法是,与来访者讨论彼此的感受,让来访者认识到,他为什么会显得这么可怜,这对他意味着什么……
  很多心理咨询的新手都听说过,感受很重要,真诚地表达感受也很重要。然而,“付诸行动”式地对来访者表达自己的感受,是非常糟糕的。
  譬如,这名女心理医生个性偏向强硬,所以她讨厌示弱,而这是她自己的问题。当她向来访者表达自己的强硬时,她就是将自己的问题带进了咨询过程,并且是试图将来访者的示弱逻辑改造成强硬逻辑,这就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来访者身上了。
  好的心理医生是一面镜子,可以完美地将来访者的问题呈现在他与来访者的关系中,而不是扮演“精神导师”这样的角色,总是指点来访者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
  一名读者来信说,他在做心理咨询时,他每谈到一个问题,他的男心理医生都会立即给出解释,并且显得非常自信,“很酷的样子”。然而,这名读者的主要感受却是“他是在保护自己和表现自己”,于是他不再找这名心理医生。
  读这封来信,我感觉,这名心理医生根本放不开自己,他很不自信,他不愿意打开自己的心扉,在来访者面前表现出自己柔软的一面,而试图总是告诉来访者,应该怎样做不应该怎么做。他封闭着自己的心,最终来访者也对他封闭了自己的心。

TOP

“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

  前面提到的,不管看起来多么糟糕,主要还是态度问题,这些经常是无心之失,而且还可以随着心理医生水平的提高,而逐渐得以改善。那么,接下来要讲的问题,就是心理医生的致命问题。
  这就是心理医生的职业道德问题。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钟杰博士说,心理医生的职业道德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可以概括为五个词:
  善行:心理医生的工作目的是使来访者从其提供的专业服务中获益。心理医生应保障来访者的权利,努力使其得到适当的服务并避免伤害。
  责任:心理医生在工作中应保持高水准,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认清自己专业的、伦理及法律的责任,维护专业信誉。
  诚信:心理医生在临床实践活动、研究和教学工作中,应努力保持其行为的诚实性和真实性。
  公正:心理医生应公平、公正地对待自己的专业工作及其他人员。心理医生应采取谨慎的态度防止自己潜在的偏见、能力局限、技术的限制等导致的不适当行为。
  尊重:心理医生应尊重每一个来访者,尊重个人隐私权、保密性和自我决定的权利。
  这五个方面涵盖了一个心理医生职业范畴的方方面面,不过最核心的还是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关系。其中的大忌有两个:第一,心理医生与来访者发生亲密关系,譬如恋爱和性;第二,心理医生向来访者索取金钱或物质方面的好处。
  据我所知,广州已有数名心理医生犯了这两个大忌。
  一个读者说,她找了一名男性心理医生做咨询。做了几次心理咨询后,这名心理医生突然问她:“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
  这名心理医生很有男子气,她已对他有了好感,于是答应了。此后,他们的关系越卷越深,最终有了性关系。
  然而,她还有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和一个情人,再加上这个心理医生,同时处理三段感情,对她造成了极大困扰。
  并且,她也学过一点心理学,知道这样的关系不应发生,因为一定会给来访者造成很深的困扰和伤害。不过,以前她只是理性上的知道,现在她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此外,她还了解到,这名心理医生在与女性来访者相处时,有诸多问题,譬如:
  1、他给漂亮的女来访者做咨询时,时间常延长到两个小时甚至更多,而按照职业设置,这一时间一般不超过1小时。
  2、他会给一些女来访者减咨询费,本来一小时收数百元,但他减到10元~20元一小时。并且,得到减咨询费的,都是美女。
  其他两名心理医生也称,他们的几名来访者找这位男性心理医生做咨询时,他也要求过拥抱她们。
  仅仅主动要求拥抱来访者,已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一些心理学家,会限制自己在咨询室内与来访者有任何身体接触。这可能过于严格了。然而,即便最宽容的心理学家,也只有在来访者极其需要时,才给予最低限度的身体接触。
  但在这名男心理医生那里,他的主动拥抱,已明显违反了职业设置。从他说话的口吻,他也明显是在向来访者索取。
  更重要的是,他触犯了绝对的底线——和来访者有了性关系。这一点尚需调查,但通过他对漂亮女来访者的种种特殊关照,可以看出,他有很大的可能性触犯这一底线。

TOP

心理机构不得克扣来访者的费用

  触犯这一底线会如何?首先,会伤害来访者。其次,这名心理医生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假若那些受害者去一些专业机构——譬如心理师伦理工作组投诉的话,他一定会通不过资格认证。假若受害者发起诉讼,那么他也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糟糕的是,这一事件并不孤立。我了解到,广州还有两名男性心理医生会主动与女性来访者约会,这一样违反职业道德。严格的职业道德,会禁止心理咨询师与来访者在咨询期间有任何咨询室以外的关系。
  一名资深心理医生据说也犯了大忌,与他的女性来访者有了恋爱关系。这名女性来访是一名咨询师,她去这名资深的心理医生那里做治疗,他频频约她去其他场合聊天,最终变成恋爱关系,令她非常痛苦。
  心理咨询是一种极具深度的关系,如果咨询进行得正常,来访者势必会对心理医生产生强烈的好感。譬如,一个朋友对我说,当她感到深深地被理解时,忍不住想对她的男心理医生说:“如果他(她的男心理医生)是我的爸爸或丈夫该多好。”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第二大忌是,心理医生不得向来访者索取额外报酬。
  现在,广州乃至全国的心理机构流行开卡制度,即来访者一次交多次咨询的费用,我听说最多的是,一次交了45次咨询的费用。每次数百元,45次的费用就是上万元。这种收费的方式没有大问题。关键在于,当来访者中途退出时,相关的心理机构怎么处理。
  譬如,一个来访者一次交了20次的咨询费用,每次300元,总数就是6000元。然而,他做了2次咨询后,觉得那名心理医生令他很不舒服,他想退出。这时,按照职业设置,这个机构应退给这名来访者5400元。然而,有的心理机构会在这时为难来访者,或者说来访者违反了约定,或者自己要交税,反正是不愿意全额退还来访者的5400元。
  这大有问题。据我了解,广东几个城市有过类似的事,当来访者威胁要把事情告诉给媒体时,相关心理机构才不情愿地退给来访者全额费用。
  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是以来访者为中心的,来访者有随时退出心理咨询的权利。这时,心理医生或心理机构不得在金钱上为难来访者。
  德国的心理治疗界会有这样的习惯:心理医生和来访者约定了某天某时的咨询,但来访者没有来,那么,他仍将为这一次的咨询付钱,因为心理医生把时间留给了他,不管他来没来,这都是他的。
  这个习惯是合理的,当然同时心理医生也必须保证,只要约好了时间,就一定遵守。
  然而,假若来访者明确要求退出咨询关系,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接受了几次咨询,就交几次的钱,心理机构不得额外扣来访者的费用。
  最近接连听到广州一些心理医生缺乏职业态度和违反职业道德的事,令我很难过也很内疚,因为,许多广州人之所以有了看心理医生的意识,和我的专栏有一定关系。
  然而,当他们去寻求帮助时,却在一些不合格的心理医生那里,遭遇了新的伤害。
  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是好的,遇到心理问题有求助的意识也是应该的。只是,国内这一方面起步太晚,并且问题丛生。由此,在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时,要学会识别心理医生是否合格,尤其要避开对你缺乏尊重或不遵守职业道德的心理医生。如果暂时找不到令你满意的,可以尝试心理自助。 
  自助的办法有三个:多读好书,多交温和而善良的朋友,多自省。
  尤其要强调的是第二点。我们渴望结交“优秀者”,但很多“优秀者”一方面优秀,另一方面自卑,他们用优秀压抑自卑,于是他们不面对自卑了,但他们会将自卑投射给身边的人。所以,我建议适当远离坚硬得像石头一样的“优秀者”,多结交那些温和而善良的人,他们在相当程度上会是你的拯救者。这一点放到心理医生身上也是如此,温暖要比专业更重要。
  我的几名心理医生朋友说,我的专栏对广州心理咨询市场有拔苗助长的作用。我描绘了心理咨询的美好境界,但广州目前优秀的心理医生偏少。
  不过,广州有好的心理医生,而且会越来越多,所以不必因我这篇文章揭示了一些不良现象而绝望。

TOP

心理师的职业道德(摘选)

  1.心理师不得因寻求专业服务者(也即来访者,下同)的年龄、性别、种族、性取向、宗教和政-治信仰、文化、身体状况、社会经济状况等任何方面的因素歧视对方。
  2.心理师应依照当地政 * 府要求或本单位的规定恰当收取专业服务的费用。心理师在进入专业性工作关系之前,要对寻求专业服务者清楚地介绍和解释其服务收费的情况。不允许心理师以收受实物、获得劳务服务或其他方式作为其专业服务的回报,因为它们有引起冲突、剥削、破坏专业关系等潜在的危险。
  3.心理师要明了自己对寻求专业帮助者的影响力,尽可能防止损害信任和引起依赖的情况发生。
  4.心理师应尊重寻求专业帮助者的价值观,不代替对方做出重要决定,或强制其接受自己的价值观。
  5.心理师应清楚地认识自身所处位置对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潜在影响,不得利用对方对自己的信任或依赖利用对方,或者借此为自己或第三方谋取利益。
  6.心理师要清楚地了解双重关系(例如与寻求专业帮助者发展家庭的、社交的、经济的、商业的或者亲密的个人关系)对专业判断力的不利影响及其伤害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潜在危险性,避免与寻求专业服务者发生双重关系。在双重关系不可避免时,应采取一些专业上的预防措施,例如签署正式的知情同意书、寻求专业督导、做好相关文件的记录,以确保双重关系不会损害自己的判断并且不会对寻求专业帮助者造成危害。
  7.心理师不得与当前寻求专业服务者发生任何形式的性和亲密关系,也不得给有过性和亲密关系的人做心理咨询或治疗。一旦业已建立的专业关系超越了专业界限(例如发展了性关系或恋爱关系),应立即终止专业关系并采取适当措施(例如寻求督导或同行的建议)。
  8.心理师在与某个寻求专业服务者结束心理咨询或治疗关系后,至少三年内不得与该寻求专业服务者发生任何亲密或性关系。在三年后如果发生此类关系,要仔细考察关系的性质,确保此关系不存在任何剥削的可能性,同时要有合法的书面记录备案。
  9.心理师在进行心理咨询与治疗工作中不得随意中断工作。在心理师出差、休假或临时离开工作地点外出时,要对已经开始的心理咨询或治疗工作进行适当的安排。
  10.心理师认为自己已不适合对某个寻求专业服务者进行工作时,应向对方明确说明,并本着为对方负责的态度将其转介给另一位合适的心理师或医师。
  11.在专业工作中,心理师应相互了解和相互尊重,应与同行建立一种积极合作的工作关系,以提高对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服务水平。
  12.心理师应尊重其他专业人员,应与相关专业人员建立一种积极合作的工作关系,以提高对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服务水平。
  (注:心理师是中国心理学会启动的一个心理咨询师认证系统,也是目前国内几个心理咨询界认证系统中最权威、最严格的认证系统。除了对专业有着高要求之外,对职业道德也有严格要求,并有一个专门的伦理工作组,核查心理师申请者的职业道德,假若发现有严重伦理问题,那么不管专业水平多优秀,都不能通过这一认证系统。
  如果想了解这一认证系统,可以上其官方网站: www.chinacpb.org) 
 

TOP

觉得是蛮糟糕的。
我之前在一家心理学公司做的时候,也听到过有些来访者反应之前在某某医院的心理科遇到类似的状况,这样的医生,其实不是心理医生,他们不合格说实在的,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那确实进一步的伤害来访者,有时候甚至导致来访者都不想再找别的心理医生咨询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