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用权力感追求亲密——菲律宾魔警门多萨的致命哲学

用权力感追求亲密——菲律宾魔警门多萨的致命哲学

    一个人对建立亲密关系存在着错误的见解,居然还付诸于实践,这实际上消灭了建立亲密关系的可能性。
 ——摘自帕萃斯•埃文斯的著作《不要用爱控制我》
 
    通过一个人想建立什么样的外部关系,可以推测他的内心,也即其内在的关系模式。
    这是我讲课时常提到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可以是认识“8•23”惨案的菲律宾前警督门多萨内心的一把钥匙。
    据最新报道,将门多萨从家里带到马尼拉市中心的是一位女子,该女子很好心也很配合地将车牌遮住(该车牌号当天被禁行),她坐在副驾驶位上,由全副武装的门多萨开车,到了目的地后,门多萨对她说,他开车就没人敢抓他。
    这位女子也很纳闷,门多萨为何穿一身警服且携带着M16步枪,对此,门多萨回答说,他要运军火。
    门多萨这句看起来不大起眼的话,却展示了他的内心。
    通过这句话,他构建了这样一个外部的关系模式:他向一位女子展示,他无比强大,别人都怕他。
    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也许旁人会觉得无比诧异,但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他已在生命中轮回了很多次了。这也是我在讲课中强调的观点。
    放到门多萨的人生中,就可以推断,他向一个人展示他无比强大而其他人惧怕他的行为,在他生命中已轮回很多次了。
    看起来,8•23惨案要比门多萨讲这句话时的情形剧烈无数倍,但这两者的内核是一样的,都是门多萨在向人展示,他无比强大,别人都怕他。
    这种外部的关系模式,一定是他内在的关系模式的展现,也就是说,他的内心中一直藏着这样的东西,才导致了他那样对那名女子说话,也最终导致了他劫持大巴并令8名香港同胞殒命。

TOP

通过权力感追求亲密

    我很强大,别人要怕我——门多萨这样的内心世界,如果套用心理学理论的话,可以说,他是一个支配者。
    我们每个人的内在逻辑都有一个三部曲:我做了A,你要做B,否则就会C出现。C是惩罚性的信息。
    支配者的三部曲则是:我很强大,你要听从于我,否则有你好看。对支配者而言,最极端的C自然是取他人性命。
    并且,尤其重要的一点是,通常每个人只有一套内在逻辑,而且对这套内在逻辑缺乏认识,或者说根本不敢去认识,于是,越是遇到挑战的时候,对这套逻辑就会越加执著,因为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认为,自己这套逻辑是命根。
    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门多萨要通过劫持外国游客大巴的方式来达到自己官复原职的目的,他也许真的认为,以错误纠正错误,这是行得通的。
    从我们这些旁观者来看,你将事情闹得如此轰动,而且目的是为了重新在一个国家的权力体系中占据一个位置,这怎么可能行得通?但是,门多萨的极端个性会使得他认为,这条路是可以走的。
    一个报道引用菲律宾一些内幕人士说,菲律宾政客特别在意名声什么的,所以他们可能会对门多萨让步。对此,我个人看法是,这更可能是一种事后的合理化思考,是他们试图对门多萨做一番理解,但这个理解并不可靠。
    最近,我在看美国一部犯罪学的教材,书中专门写到,罪犯中有一种人追求的是对被害人的权力感,他们严重伤害了被害人后,还以为自己可以和被害人做朋友。因为这种幻想,他们不会伪装作案现场,因为他们觉得这根本没必要,结果会被警方轻松抓住。
    那些犯下强***奸后还试图与被害人谈恋爱的男子,属于此类的典型。
    至于门多萨,我想他也是属于此类人。他控制大巴后,对大巴上的游客态度一直很不错,只是形势失控后才大开杀戒。
    之所以对大巴上的游客态度不错,一个很深层的原因是,他觉得他对这些游客有权力感,对他这样的人而言,这种权力感还带给他一种亲切感,他会觉得这些游客与他之间是和谐而亲切的,所以只要他们听从于他,满足他的权力感,他不会严重攻击他们。
    但是,他的亲切感完全建立在权力感上,一旦权力感丧失了,他自以为的那种亲切感也会随之荡然无存,那时他就会绝望,并因绝望而失控。
    对于这种权力感所伴随着的亲切感,台湾著名灵性作家胡因梦深有太会。她在其自传中写道,她与李敖恋爱的前期,李敖对她的好是无微不至,但是,这种好建立在一种前提之上——李敖觉得形势在他掌控之中。一旦这种掌控感,也即权力感丧失了,他就会变成魔鬼男。
    变成魔鬼男,也是试图施加更大的压力,让对方更加惧怕自己,服膺于自己强大的外表之下,从而重新找回失去的权力感。这时,如果对方稍有不从,魔鬼男就可能会爆发出更进一步的极端行为。
    对于门多萨而言,导致事件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关键转折点有两个:一是马尼拉副市长给他的一封信,而是他弟弟的奇特表现。

TOP

他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马尼拉副市长给他的信中称,他们会复核门多萨被解职一案。对此,门多萨大怒,称这封信是垃圾,并威胁说,大巴内将发生不好的事。
    门多萨之所以被解职,是一名中餐馆的厨师克劳投诉说,2008年门多萨和其他4名警 察一起敲诈他,最终勒索了他2万比索(约合人民币3000元)。事情发生后,作为机动巡逻部门的主管,门多萨被停职90天。处罚结束后,他又官复原职,但一年后,国家警 察局宣布将门多萨开除。
    本来,门多萨的正常退休时间是2011年1月,届时,他不仅会有一笔一次性发放的退休金,以后每月也将领取退休金,但被开除意味着这一切都化为了乌有。
    门多萨弟弟格雷格里亚称,哥哥被解雇时感觉“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并说:“他非常失望,因为他说自己在警 察局做得很好,但他却因为一桩自己没有做过的错而遭到解雇。”
    这一事件的确有一点诡异的地方,指控门多萨的厨师克劳最后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以至于法院撤销了对门多萨的指控。
    但是,克劳为什么会撤销指控呢?原因既可能是克劳理亏,但也可能是克劳被门多萨的权力感压制住了。很可能,门多萨事后对克劳进行过严重威胁,克劳因惧怕才不出现在法庭上。
    类似的事件还有更严重的一起,曾有一名女子指控门多萨参与轮奸她,但最后这名女子也没有到庭,于是法院也撤销了对门多萨的指控。
    但克劳指控门多萨后,门多萨当月就被停职,这显示,警 察监督部门也许掌握了相关证据。最后,可能也正是因为警方掌握的这些证据,令国家警 察局将门多萨开除。
    我更相信门多萨在这两件事中有罪,因为这两件事和劫持案以及本文一开始提到的那件事中,有同样一种逻辑。
    因为这一种逻辑,门多萨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而不能进行自我认识并改变他的做法。
    譬如,国家警 察总局并不是没有给他机会,曾安排他去一个偏僻的地区继续做警 察,但门多萨没有通过90天的试用期。
    为什么没有通过?可能,门多萨会认为,这是流放,这不是一次机会,这会对他的权力感造成极大的冲击,他无法接受这种令他丢面子的事,他能接受的唯一方式,是用有权力感的方式解决问题。
    因为同样的原因,他无法接受马尼拉副市长那封信,他会认为,我制造了这么轰动的事情——准确而言是,我表现了如此强大的权力感,你居然还没有立即按照我的要求做,你去死吧!

TOP

人生逻辑的破灭令他大开杀戒

人生逻辑的破灭令他大开杀戒
    门多萨的弟弟格雷戈里亚的奇特表现可能是更关键的转折点。门多萨一家是警 察世家,格雷戈里亚也是警 察。他先是携带者枪支出现在现场,而且去接近门多萨。这自然会让在场的指挥官担心,假若他和哥哥一起参与劫持,营救难度会高很多,所以下令制 服了格雷戈里亚并暂时缴了他的枪。
    接着,格雷戈里亚又被要求一起去和哥哥谈判,孰料,他竟然对哥哥说,他们还没有还我枪呢!
    这句话真是耐人寻味,这一下子令门多萨失控,当格雷戈里亚随着一名高级警官离开现场时,门多萨朝这名高级警官的方向开了枪,接着又在大巴里枪杀了2名人质,事情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了。
    单纯从权力感来看,可以说,那封信冲击了门多萨的权力感,而格雷戈里亚的话更进一步摧毁了他的权力感,令他发现,原来他这样做不仅没有好处,反而带来了更多的坏处,于是他崩溃了。
    但如果从关系的角度看,格雷戈里亚就是一个重要的看客。门多萨一贯的关系模式,是向某些人展示,另外一些人是多么怕他。那么,在这一情景中,就可以理解,门多萨需要向弟弟展示,别人是如何怕他。但是,弟弟却告诉他,别人根本不怕你,别人还缴了我的枪!这样一来,门多萨通过权力感追求亲切感的内在逻辑一下子就彻底崩塌了。
    彻底崩塌,意思是,门多萨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希望了,他在这个社会将无立锥之地,而且他的亲人也看到他没有权力可能将疏远他,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门多萨开始向人质发出致命攻击。真不知道,他这时是否会醒悟,他人生的悲剧不在别处,就是他一再执著的逻辑。
    追求权力感的人,为的是逃避没有权力感的无助感,但是,这样导致的一个关系格局是,他逃避了无助感,但却让别人变得无助。这种关系格局的终极局面就是像门多萨这样,他通过对别人生杀予夺而追求虚幻的权力感,但无数人在承受他所逃避的无助感。
    其实,就算不发生8•23惨案,甚至就算门多萨能顺利退休,因为对权力感的执着,他的人生也仍将滑向悲剧。
    我一位朋友说,他有很多公务员朋友,他们退休后一下子变了一个人,先是觉得孤独,而后精神上有崩溃感,最后身体也出很多问题。
    之所以如此,他说,是因为他们在没有退休前大权在握,所以很多人对他们是众星捧月。这也是通过权力感赢得亲近感的典型格局,但这种人生格局在退休后一下子变了。权力消失后,那些奔他们权力而来的人自然会离他而去,就算不远离,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尊敬他。所以,他们丢失的不仅是权力以及权力带来的物质好处,还有人际关系上的亲近感甚至归属感。
    权力在握时,人很容易获得一种幻觉——好像权力真的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亲近。但实际上,没有人真的喜欢去满足别人的权力感,如果这样做的话,也一定是别有用心,而一旦有机会,就一定表现出这种不情愿来,那时,活在权力感与亲近感相结合的幻觉中的人就会陷入巨大的痛苦。
    要远离这种人生悲剧,需要看清楚权力带来的幻觉,而更重要的是,多去面对自己的无助感。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无数或长或短、或轻或重的无助感,而它们的产生其实都源自自己内心,若想彻底消除它们,就必须去看自己内心。
    这样做时,你甚至会发现,这种无助感最终也将是一个幻觉,它可以消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