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從新竹國三女生被霸凌事件看霸凌的各個面向

從新竹國三女生被霸凌事件看霸凌的各個面向

霸凌事件層出不窮,最近網路上群情激憤的新竹國三女生遭霸凌影片再掀高-潮。在我小時候還沒聽過霸凌這個新詞之前,倒是已經很熟悉各種欺負同學的手法,像是「單車輪胎被放氣」、「桌子被立可白亂塗」、「用立可白在公車座椅上寫出班級姓名痛罵」、「放學後遶人把他堵」、「撕破考卷跟課本」…或是更曲折的「打掃時不分報紙給他擦窗戶讓他被老師罵」…更殘酷的當然也有啦,不過回顧先到這裡就好。在網路、手機成為兒童及青少年重要溝通工具之後,欺負同學的方式也改變了。用立可白塗教室裡頭的桌椅可能會被老師處罰,而且花的時間還比較久,但傳個簡訊或在臉書上留言罵告狀的同學是「撂白仔」快多了,而且老師還難介入。/ e8 |( B8 i8 _  R
+ p8 |% y" o9 K- v) @1 \
定義上,網路霸凌指得是一種利用新資訊科技進行侵犯行為的現象,有很多種類型,西班牙畢爾巴鄂的Deusto大學心理系教授Esther Calvete團隊經過文獻探討,將網路霸凌分成以下幾種:7 y! l1 l$ d, C/ o) P
1 ]9 L6 }0 ~& v. L* O: H5 G8 {
網路筆戰(Flaming):在網路上你來我往,用惡意跟粗俗的語言寄發電子信件。
4 F1 [1 W: w# q駭入帳號(Hacking):在網路上假冒身份,用他人的帳號發出訊息,使被霸凌者丟臉,破壞他的名譽跟友誼。
: @# R  Q' h+ _" s0 t毀謗(Defamation):傳播秘密或讓人難堪的資訊。: }* Q6 e9 H3 a) L2 l
也是誹謗(Slandering):但跟前者不同在於是用虛構的方式,例如改圖、製作影片、傳播謠言來破壞被霸凌者的名譽 。# Z7 l$ w" |) s
隔離(Exclusion):把某人從線上群組踢開。# g% Z, D' _* \8 j9 a
網路騷擾(Cyber harassment):透過電子郵件或其他方式寄送威脅訊息。
7 s  p+ `  F2 u  H* M8 O" K1 M' x掌摑樂(Happy slapping):就是霸凌者把肢體霸凌時的影像用手機錄影下來 。  e2 s; j( j/ E6 v' {
Calvete等人發現關於霸凌的調查數字在不同的研究中相差極大,從10%到36%都有,這是因為過去的問卷沒有仔細定義跟分類網路霸凌。而他們的研究將網路霸凌詳細定義分類之後,在西班牙透過問卷調查了來自10所學校,31個班級,共1431位介於12歲到17歲的青少年。他們的調查結果顯示,44.1%的人曾經受過起碼一種類型的網路霸凌,女生是40.3%,男生是47.8%。而網路霸凌跟暴力正當化、欲達成某些目的、是否受到暴力威脅、以及感覺缺乏朋友的社會支持有關。(資料來源:Cyberbullying in Adolescents)
# U+ E* r- W  q2 C/ h3 U/ T0 J* N) I% U# g4 M" H$ ?  u
如果套在新竹國三女生遭霸凌這次事件來看,拍下影片的青少年所犯下的是「掌摑樂」,而剩下的呢,則由正氣凜然的鄉民們包辦了。在反霸凌的這方,其實用的也是霸凌的方式「想討回公道」,可見霸凌實在是難以阻絕。在James Snyder等人2003年針對幼稚園學生跟小學一年生進行的霸凌研究當中,266名幼稚園學生跟小學一年級學生裡頭,平均來說,每三到六分鐘就會發生一次肢體上或言語上的霸凌行為,這數據著實令人心驚。(資料來源:Bullying and Emotional Intelligence on the Web)' r  k4 I5 q' T) i% i) y

* S6 F# O7 \5 i6 j( B% z6 {在性別方面,男女對拒絕霸凌的能力也有別。Dieter Wolke等人在2009年針對6歲跟9歲的學生進行歷時性調查,在起初的調查後,分別隔了2年跟4年,等這些年齡不一的學生都升上了六年級以後再調查一次。結果發現,調查起初就表示自己是霸凌受害者的女生,在第二次調查時也依舊是霸凌受害者的比例顯著高於男生,也比初次調查時未曾遭受霸凌的同學後來變成霸凌受害者的比例高出2.5倍。Wolke等人的結論是女生的友誼非常緊密,使得女生很難逃脫被霸凌的角色。(資料來源:Young girls particularly prone to getting stuck in role of bullying victim)
+ r3 T. ~, u- g
1 S' t" [( t8 q0 i+ z/ }8 f3 V) F而就算不是霸凌受害者,光是目擊或是旁觀,就可能受到影響。Ian Rivers等人2009年的研究調查了2000名以白人為主,來自英格蘭北部14所州立學校中,12到16歲的學生。63%的人表示曾經目擊過霸凌,20%的人承認曾經霸凌過他人,34%的人表示自己被霸凌過。研究也調查了這些學生的心理狀態,從抽煙、喝酒、吸毒等行為中來推敲,發現身為霸凌事件的目擊者,與心理健康出問題,且從事抽煙、喝酒、吸毒等行為有關,也與焦慮跟挫折感有關。單單只是曾經目擊而非霸凌受害者,就比未曾目擊霸凌的人更容易有飲酒行為。當然這研究也有缺點,例如研究時間不夠長,但足以作為起點來理解霸凌對心理的影響。(資料來源:Witnessing school bullying carries its own psychological risks): F- \- `% `: Z, r0 G8 l- i

  x2 G% n: K- T! _9 Q/ ~; c最後,霸凌當然是絕大多數所不樂見的,但是一件事情有黑暗面,也會有意想不到的光明面,就連霸凌也是。紐約時報去年的一則報導也討論了霸凌跟網路霸凌,而在其中引用了Colby-Sawyer學院心理學家Maurissa Abecassis以及亞利桑納大學心理學家Noel A. Card的意見,認為在校園內有著「適度的敵人」跟「非友誼」其實對於成長是有幫助的,青少年學生會因此更懂得趨吉避凶、找到另一群朋友支持,並且在長大之後更懂人情世故。當然,這不是說被霸凌一定會讓你成長,或是如同漫畫裡頭的主角跟敵人一樣,打一打復活功力就變強,或是從此有了互相認可的宿敵,別過度推論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