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其他] 失恋禁忌:无时无刻不想它

失恋禁忌:无时无刻不想它

失恋后,人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反复思考:+ @4 X  ?8 j; g  q* D8 S, x1 _/ l( k
4 C+ \2 u( _8 ^3 ~( ]. o, Y
“我真的好伤心,我做错了什么?”“以前总是你帮我解决生活中的难题,总是在我蛮不讲理的时候顺着我。没有你,我根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没有你,我没有勇气接着走下去,没有你,生气了再也没有那个逗我的人。我好后悔,好难受。我该怎么办?“”如果能回到过去该多好,如果我不那么任性,你就不会生气,就不会离开我;如果我不跟你老发脾气,你就不会厌烦;如果……“
/ J: q9 r+ F& J0 V" ~- G5 i  U* W; Z
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容易陷入反复、不断深入的思考。失恋后,大脑会不停地思索“为什么那个人不再爱我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被甩的总是我?”……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称为“反刍”。/ o3 Z! L9 d, g% y$ Z
$ D& a; g( ^7 c; i+ M. V5 ]
很多心理学家都发现,对负性事件的过度思考和纠结(反刍)不但加深痛苦,还会延长痛苦的时间。即使感情不够深,只要反复纠结,失恋后的痛苦也会超过那些感情浓厚却不纠结的人。- J  Y; E. C$ Z
" |5 ]- B9 ]/ N
为什么越反刍越痛苦?* w/ Z  w4 J9 x" B- u* V$ L& e
, w% C# _6 ~; p" u9 E! S5 o6 j# E
反刍机制:在难过时,过度思考将导致更多负面记忆和想法,形成恶性循环。7 U$ `5 p( Q/ I

$ k& K# w' v3 C, y; }积极心理学家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 Fredrickson)在《积极情绪的力量》一书中指出,虽然你想要想通这件事,但这种无休止的苦思冥想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只会让你进入死循环,让你情绪愈加低落。让我们看看这个循环是怎么形成的:
0 D; t* g$ D2 T& g" W( s4 e! T
+ S" Q( X. }  b9 C8 R9 M在痛苦的时候,人们难免会勾起以前痛苦的记忆,更加消极地看待一些问题。这时候,人们很容易对负性事件进行深度思考(反刍),如“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于是,人们将沉浸于对这种抽象的,根本无法解释清楚的问题无穷无尽的思考之中,结果唤起更多的有关自我和外界的负面想法,变得更加痛苦。因此,思维反刍不仅加强了负面情绪对消极思想的影响,还唤起更多负面情绪,形成一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如图所示)。最悲剧的是,这种过度思考无法帮助我们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只会唤起更多负面的想法。

TOP

不良情绪的循环:一个人不开心了就无意识地开始找原因。他回想起了最近与他妻子吵架的琐碎事情。思考片刻后,他将吵架归结为自己与妻子的不合适,或归结为自己的错误而不停自责,或想,事已至此,再怎么做也没用了。结果,心情更加郁闷。接着下一轮,他又想起另一些事情,脑海中又出现了刚才的那些消极想法,继续加重郁闷……7 K7 g' O" Z- s5 e
" i- P& j3 i" t3 J! l
有没有可能一个人想着想着豁然开朗想通了,从此开心起来呢?
- {$ e& K3 @6 M/ m* q# `4 E* p7 V/ U0 k  C% H
新南维尔士大学心理学院的博士艾丽西亚•威廉姆斯(Alishia Williams)和米歇尔•莫尔兹(Michelle Moulds)进行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首先让77名参与者回想在过去一周内,自动出现在脑海中的一些不愉快、负性事件或情境的记忆,然后将所有参与者随机分到两个组。他们让一组参与者(实验组)去更多思考这些负性事件,如仔细想这件事发生的原因以及对自己的影响;让另一组参与者(控制组)去做一些分心任务。结果发现,与控制组相比,实验组在冥思苦想后会更为消极地评价这些负性事件,而且回忆起这些事时(被动想起),感到更悲伤、更痛苦。0 l: {6 S; a& g7 @
  L5 D4 p8 S- _8 \, W$ u' y
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苏珊•诺伦-霍克西玛(Susan Nolen-Hoeksema)的研究也发现,当人们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思绪反刍,他们记住更多是发生在过去的负面事情,他们更消极地解释他们目前的生活状况,对未来更绝望。

TOP

如何减少思绪反刍?

网上各种人的经验都告诉你:只要转移注意力,你就不会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诺伦-霍克西玛教授也认为,要想停止或减少反刍,需要让其他想法填补脑海,最好是积极的想法。她建议,可以参加喜欢的体育运动。
% c' n1 L; S- B% {& E2 g7 B. R: B8 @5 m, Q& i# n$ d3 f; q
但实际这样做并不容易。人们反复思考是因为迫切希望能够想通这件事,但如果这时去做其他事情,就会搅乱思绪,没办法继续分析。因此,很多人宁可苦苦思索,也不愿参加能是其愉悦或转移注意力的活动,即使深知这些活动将能够改善心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人们烦躁的时候,通常会对自己喜欢事情的期待降低,如一个平常喜欢看电影的人突然觉得看电影没意思了。因此,人们也不愿意在那个时候去做一些开心的事情。0 X- ]2 {+ W4 \
9 Z+ _7 |) `- `, `5 b
既然如此,就应该采取一些强制性的手段逼迫自己去做别的事情。给自己安排一些平常就很想去做的、与这段感情无关的事情。但不建议看爱情电影或听失恋歌曲这些会勾起伤心情绪,使人陷入反刍的事情。不开心的时候,把关系亲密的朋友叫上一起想,不要自己解决问题。通常,好友能从更客观的角度看待问题,提供一个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6 Z9 i; C% G  f( h" U  D! F" h; o: H
需要强调的是:失恋后并不是不能分析,而是最好不要在伤心的时候去分析。因为在伤心的时候想起这些事情,会让人们得出更加消极的解释。我们真正想要的是解除困惑,而不是得到一个让人沉浸在痛苦之中无法自拔错误的主观解释。

TOP

测一测:你爱反刍吗?9 I) c7 j! q& ?
7 j5 I+ \* o7 v8 K+ v& s
反刍量表(Rumination Response Scale)0 w' U& Z& r: N9 c
        从不        有时        经常        总是
( [$ _+ K& m* K6 X" {3 l0 c( c1. 我常常想我十分孤独。        1        2        3        4
3 j/ \# X! Z' _* u2. 我常常想:“如果我不能停止想这些,那么我就不能继续! Y6 i. b# }5 C
做手头的事。”        1        2        3        4; ~) B3 s& `  c9 Q
3. 我常常想我疲劳、痛苦的感觉。        1        2        4        4
# w. b2 p; E- S$ _4. 我常常想:“集中注意力十分困难。”        1        2        3        4( m4 L  W! m2 y  V( i, S
5. 我常常想我究竟做了什么会导致这样。        1        2        3        4& N1 O. X/ G6 ^, k
6. 我常常想自己是多么消极被动、毫无动力。        1        2        3        4
1 W9 t' J& }4 M* z; S  j# h7. 我常常分析最近发生的事以便理解为什么感到郁闷。        1        2        3        4
3 h3 B4 W4 T  O+ U6 ?8. 我常常想我对其他事情感到麻木。        1        2        3        4
, m3 c7 B; Z  g, Z9. 我常常想我为什么如此不顺心。        1        2        3        44 U1 k& g; T( Y/ C3 q( s, G5 }
10. 我常常想我为什么总是这样。        1        2        3        4: b7 i& C7 U) P  q
11. 我常常独自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1        2        3        4: t. S7 o; t( [
12. 我常常写下自己正在想的事情并加以分析。        1        2        3        47 ^* ]+ z% r3 U1 m0 F
13. 我常常思考现状,希望它有所好转。        1        2        3        4
7 s: {3 b1 `" j' L$ z14. 我常常想如果这种感觉持续的话,就无法集中注意。        1        2        3        4
% S4 O9 s' w) S( k+ R! R# r15. 我常常想为什么我有这些问题,而别人却没有。        1        2        3        4
! p! k% w. I4 S) z/ v16. 我常常想我为什么不能把事情处理得更好。        1        2        3        4
" j1 j* E: e9 `" e/ @17. 我常常想我为什么感到如此伤心。        1        2        3        4
5 x; o2 N) M% _  `18. 我常常想我的缺点、失败、错误和过失。        1        2        3        4
9 ^" p( n. m& n1 m19. 我常常想,“我对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劲来。”        1        2        3        4
" y( M) \  m$ X$ Y7 n# \' h$ P8 R20. 我常常分析自己的性格以便理解为何感到压抑。        1        2        3        4
0 j7 c  N  ~' s21. 我会常常单独到某个地方去想我的感受        1        2        3        4
* J& K, i; i+ [9 x22. 我常常想我是多么地生自己的气。        1        2        3        4+ i: }; o7 v, H3 ?
/ Z$ }/ D6 b* s' h
得分越高,说明你越容易反刍。
$ E: x# |! I% V0 ?
+ O$ v, Y  J3 n; f7 K3 V4 h记住,要想减少反刍:4 K# V, u7 [/ \2 u
' X, Y* `+ e) O$ k) ]( K# ~
第一步:在伤心的时候,逼自己做一些你平常喜欢的活动。$ t% P) h+ K" r& c5 R; P2 y8 G
第二步:在不开心的时候,叫上好友一起。(编辑:0.618、闻菲)
8 M! q/ |4 W% |% i( l 7 K7 \6 \. F8 z. p8 F, f9 t/ ^) W
参考文献  F% O$ w4 i0 @2 g( h9 q, }( B9 w

* O3 g1 p& G8 K$ o4 y韩秀, 杨宏飞, Nolen-Hoeksema, 反刍思维量表在中国的试用[J].中国临床心理
5 |( Y2 h* L) k' {. n- eLyubomirsky, S., & Nolen-Hoeksema, S. (1993). Self-perpetuating properties of dysphoric rumin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5(2),339–349.
7 e5 @+ {+ ?" m3 wLyubomirsky, S., & Nolen-Hoeksema, S. (1995). Effects of self-focused rumination on negative thinking and interpersonal problem solv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9(1),176-190.+ J! D& p. i6 {0 m# T" F
Nolen-Hoeksema, S., & Jackson, B. (2001). Mediators of the gender difference in rumination.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25,37–47.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