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被父母撕裂灵魂的女孩

被父母撕裂灵魂的女孩

被父母撕裂灵魂的女孩
凌灵(化名)是个很乖巧的女孩,长得圆圆脸,圆圆眼睛,圆圆嘴巴,粉嫩的皮肤,象个瓷娃娃一样可爱。她十七岁了,本是高二的学生,现在却呆在家里,哪儿也去不了。她四肢修长,身体健康,到医院做过三次全检,浑身上下,一点毛病也没有。可她就是不敢出门,不敢和人交谈。她在家已经呆了一年了,暑期来临,父母很为她着急,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能够回到学校去上学。
凌灵是在三年前出现的情况,当时,她上初三,每天总觉得同学们在说她,一进学校就莫名的紧张。家里以为她因为学习压力的缘故而焦虑,带她看了心理科医生,吃了点药,勉强应付了中考。本来她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是前五名,考重点高中不成任何问题,由于临考前三个月一直焦虑恐惧中,中考失利。父母亲花了点钱,帮她进入了重点中学。进入重点中学的第一个学期,她就一直说不想去学校,说她害怕。不管父母怎么问,她都没有说出来她怕什么。父母又带她去看心理科医生,被诊断为严重社交恐惧症,又给开了一些药,医生嘱咐,要吃三年。吃着药,除了感觉记忆力不好、老发呆外,她的那种恐惧感并没有消失,反而愈来愈严重。终于有一天,她对父亲发起了火,不允许父亲看她。再后来,她不允许父亲回家,说父亲会等她睡着后强***奸她,也不让妈妈回家,说妈妈是个脏女人。晚上睡觉一定要外婆陪着,才能小睡一会。这时,不管老师同学怎么叫她、劝她,她再也不肯进学校。
父母亲又带她去了一家著名精神病医院,通过生化测量和心理测量,医生断定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并收进医院。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她哭闹着让父母把她接了出来。因为一直吃药,副作用导致身体迅速肥胖了起来。1.63米的身高,体重160多斤,月经也没有了规律。她的情绪躁乱到极点了。这时候,她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在害她,她怕任何一点动静,怕任何一个人,除了外婆。
凌灵到我们咨询室里来是先通过QQ沟通,和我做了两次咨询,对我有了一个信任的基础才来的,跟她同来的,还有她的父母,以及她形影不离的外婆。尽管如此,走到我们咨询室时,还是有些犹豫不敢进门,我走出去,拉住她的手,把她引进了咨询室。
什么原因导致凌灵出现了以上这些症状?她的心底深处,是什么在阻碍着她正常的生活?她为什么对自己的父母有那些不可思议的认识与恐惧?给这个女孩及她的家庭做了一年多的心理咨询,把他们家里的问题一点点拉开解决,一点点地调整归位,女孩现在和父母的关系好了,生活和学习恢复了正常。我们自然也弄清了她心理的症结所在。
咱们先看看凌灵的家庭状况及成长经历。
凌灵的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总经理,母亲在事业单位工作。两个人同在中专学校读书,恋爱成婚。由于两人不在同一个城市上班,一般情况下,一个月才能见一次面。凌灵出生后和自己的母亲及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母亲上班较忙,大多时间由外公外婆照顾。凌灵五岁时,外公去世了,外公的弟弟为了争外公的房产,要将外婆和妈妈赶走,家里一时闹得不可开交。妈妈就把凌灵送到奶奶家,在奶奶家过了两年,凌灵跟着妈妈、外婆和调动的爸爸一起来到了一所新的城市。
在凌灵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时光里,外公外婆对凌灵宠爱有加,只要他们能做到的,能给予的,都无私的尽情给了凌灵,在凌灵心中,外公外婆是她最亲爱的人。
外公外婆在照顾凌灵的时光里,经常给她讲她的父亲怎样怎样的不好,是一个坏男人,骗了她的妈妈,弄得连个家也没有,女儿出嫁了还和父母住在一起。妈妈对爸爸有着很多的抱怨,凌灵的爸爸到家里来看妈妈时,总能听到他们的争吵。有一天,外公外婆上街了,凌灵看到爸爸和妈妈压在一起,样子很难看,她很好奇,就趴在那里看。等外公外婆回来,她把看到的情形告诉了他们。外公外婆一下子就急了,严历喝骂凌灵:那种情形是很恶心的,丢死人了,小女孩子,看了这些会学坏的,以后再看这个,要挨打的。他们又把凌灵爸给骂了一通,说他们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还让孩子看到,安的什么好心,你这个当爹的怎么当的,那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能那样。凌灵从来没有见过外公外婆对她这么严厉,她吓坏了。外婆告诉凌灵,你妈妈就是这样被你爸给祸害了,不得不嫁给他。你爸这个害人精,如今又来害你了。以后,外婆不停地给凌灵讲:做为一个女孩子,必须规矩,要纯洁,那些和男孩子鬼混的女孩是很肮脏的,不能和她们一起玩。女孩子在那方面很重要很重要,一定要自重,一定要纯洁,不纯洁是很丢人的事,是不能让人原谅的事。并告诫她,对你爸,以后防着点。
凌灵在奶奶家住的时候,奶奶对凌灵也很好,但凌灵不太接受奶奶。奶奶老是讲妈妈怎么不好,怎么不懂事,勾引男人,还没过门,就睡到男人床上。
等凌灵上初中后,开始对自己不满意起来,她总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人,很让人讨厌。到初中三年级时,有一个男生向她表达爱慕,她也很喜欢那个男生,就接受了,并且两个人约会时接了吻。在接吻时,她感受到男孩勃起的阴 茎,忽然惊呆了。等她脑子醒来时,她浑身发冷,推开男孩子,跑回了家。从此,对自己更加不满意,那些谈了男友的女孩子,她觉得她们都脏了,想到她们将来都会和男孩子那样,她觉得这个世界好肮脏。看到那些男孩子,她都会去想他们勃起的阴 茎,觉得他们都是骗子,都会对她进行性诱 惑性侵犯。高中时,她又和那个追她的男孩进入了同一所高中的不同班级,那个男孩专门过来和她打招呼,她害怕极了。她不能接受那些女同学,也不能接受那些男同学,她很孤独。看到那些女同学,她觉得她们都很不纯洁,看到那些男同学,觉得他们都心怀鬼胎,她弄不明白,世界怎么会是这样?回到家,她看到爸爸妈妈眉来眼去,里面全是那些肮脏的信息,觉得他们好恶心。看到爸爸,她总是要想到他的阴 茎,她总是觉得他会过来,他的眼睛看她时都是色迷迷的。她觉得她是个孤苦无比的人,人家有的最亲爱的爸爸妈妈,在她这里,竟是这样一对让人恶心的人。
凌灵很想死,只是舍不下外婆。
爸爸身上有很多让人讨厌的东西,妈妈身上有很多让人讨厌的东西,可她呢,她有些地方象爸爸,有些地方象妈妈,身上有他们两个让人讨厌的东西,她讨厌死自己了。她每周有一两次自 慰行为,这是她又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而且她更不能接受的是,在自 慰的时候,她竟然渴一个男人过来,有一次,还把那个男人想象成了爸爸的样子,她要崩溃了......
这个孩子的灵魂,被撕裂了。而撕裂她的灵魂的人,正是她最爱的外公外婆及她的父母,当然,还有那对祖父母。不合理的性认知只是她父母相互不认同的一个催化剂,是她的外祖父母以及她的祖父母排斥子女配偶的一个导火索。而婚姻中的男女在接受自己父母对配偶的排斥中,对着配偶不停地抱怨,奋力指点着对方的不是,继续着他们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延续着他们歪歪扭扭的婚姻。那隔代亲的祖父母外祖父母,一方面疼爱着自己的小孙孙,一方面撕碎了孩子心中的父母亲的形象。孩子本来自父精母血,一半是父亲,一半是母亲,对父母的排斥导致对自我形象的不认同,对自我感觉的迷茫,从而,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恐惧,没有归宿感,没有安全感,没有幸福感,没有统一感,抱怀着那个被撕裂的灵魂,飘荡在家园之外。
在我们的生活中,父母之间相互的不认同,或多或少都能让子女感觉到无所适从,对于家缺乏统一感,缺乏安全感,大量的冷战和争吵,把家的吵得无影无踪,只留下对的想象的影子,让子女在自己的爱情和婚姻里无尽的去渴望要求对方,而子女的爱情和婚姻在想象的渴望里总是长不出,从而又滋生出一代相互排斥、相互的挑毛病、相互找刺抱怨,动则说离婚的父母。
但随着社会的推进,对于大多数来说,爱情婚姻的温馨和幸福没有和经济一同向高处长久发展,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爱情和婚姻的总体幸福指数,是一代不如一代!
——文章原创,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

TOP

发新话题